「我坐月子,一個雞蛋都沒吃」,能傷你入骨的人,大多是骨肉至親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這一生,最多的眼淚,不是流給愛情,而是流給親情。

我自小頑劣,五六歲時,就已經能上房揭瓦。我媽給我穿一雙新鞋,我不到半天,就會把新鞋弄掉一隻,另一隻都是洗不掉的土。

我小時候經常挨打。

有的小孩還沒挨打就哭了,而我,我媽就是把我打死,我都不會服一句軟。我記得,有一次,我媽拿刀嚇唬我,那時候,我大概也就五六歲,我直著脖子往刀刃上撞,跟我媽說:「你殺了我吧。」

我媽本就重男輕女,加上我如此頑劣,她對我就一句話:「我跟她,沒嚴法。」

我媽打我最嚴重的一次,就是用棍子打我的臉。我現在已經忘記了為什麼,只記得我的臉都腫了,根本沒辦法去上學。而我媽怕別人知道,愣是把我關在了家裡好幾天。

那次太嚴重了,記憶深刻。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記住的不是疼,而是我媽的怕。她怕別人知道,她如此打我。原來,她那樣苛待我,也不是那麼理直氣壯。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不是從小就不喜歡吃雞蛋的。

那時候,雞蛋對於小孩子是稀罕物。有幾個農村的小孩子,從小就不喜歡吃雞蛋呢。我不喜歡吃雞蛋,是因為那些不好的記憶。

我們一家四口,我媽每次煮雞蛋都只煮三個,沒有我的。那時候,我媽會說:「你就不喜歡吃雞蛋,那就別吃了。」

不喜歡吃雞蛋這個結論,是我媽賦予我的。

從那時候開始,每次家裡煮雞蛋,我看著他們吃,就會不斷地告訴自己,我不喜歡吃雞蛋。

有些謊話說得多了,我自己也就信了。

很小的時候開始,我就「不喜歡」吃雞蛋了。我在家裡不吃,到了外邊也覺得那雞蛋就是不屬於我的,於是我也不吃。隨著時間的累積,我對雞蛋這種東西產生了情緒,我就是不喜歡它。

因為它給我帶來的記憶太不好了。它讓我自動地泯滅了一個小孩子對好東西的本能渴望。後來,我慢慢地給自己的心理設置了一道線,我覺得我就配不上好的東西。我總是會習慣性地去選擇「差一點」的東西。因為,我覺得那些「差一點」的東西,選擇起來比較安全。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大多得不得父母疼愛的孩子,都很自強。

因為只有自強,讓別人誇讚她們,她們的父母才能真正地看到她們。

我從小學習就很好,因為學習好,讓我父母覺得臉上有光。我父母對我的苛待越來越少。隨著時間的增長,我媽不再苛待我,但是依舊不喜歡我。

我小時候只要跟我媽在一起,我就會很緊張。因為不管我做什麼,她都是看不上的。她會嫌我慢,嫌我笨,嫌我臟。即使,在別的家長眼裡,我已經很優秀了,但是我媽依舊對我不滿意。

她享受別人對我的誇獎,可等到她面對我的時候,她就會對我有一種與生俱來的厭惡。我在我母親那裡,所有的她對我的好,都是有原因,有理由,甚至需要回報的。

而她對於「我不喜歡吃雞蛋」這件事,她自己說的多了,也就信了。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她會對著我老公,對著我婆婆說:「她從小就不喜歡吃雞蛋。」

每當這個時候,我就會想要冷笑。我腦海里會突兀地出現桌子上擺的三個雞蛋,他們一人一個,而我只能選擇:「我不喜歡吃雞蛋。」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幾乎每個坐月子的女人,都會吃雞蛋。

可我坐月子的時候,一個雞蛋也沒有吃。我婆婆曾經嘗試過用各種方式給我做雞蛋吃。因為我月子里,很多人送了整箱子的雞蛋。但是,我只要聞到那個味道,看到它的樣子,我的筷子就會往別處去。我也曾經逼自己吃過,可是吃下去會嘔吐。

那是一種心理的排斥。

我婆婆對於我的這種反應是震驚的。她從來沒想過一個女人能對雞蛋這種東西,如此「深惡痛絕」。

而我也是在那一次一次地嘔吐中,慢慢意識到:「我以為我長大了,強大了,那些傷害就不存在了。可原來,它們早就疼到了骨髓里,再也剔不出來了。」

整個月子,我一個雞蛋都沒有吃。我婆婆也深刻地知道了我不喜歡吃雞蛋這件事。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可是每次她煮雞蛋,都會給我煮上。

我說:「媽,你不要給我煮,我不吃。」

我婆婆說:「那也得給你煮上啊,萬一你想吃呢。全家人的都煮,怎麼能不給你煮呢。」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婆婆可能從不知道,她說過的所有好話里,就數這句最溫暖。其實,我婆婆也不是多愛我。但是,她至少心裡有一個「公平」。她覺得不管我怎樣,不管她怎樣,我只要是那個家裡的一員,她就需要給我煮一個雞蛋。

而我媽,在煮雞蛋的那一刻,從來就把我圈在了一家人的外邊。

其實,從來不是我不喜歡雞蛋,而是我不喜歡被父母當成外人的感覺。

我媽一直到現在都不允許我說,她對我不好。她覺得她給我吃給我喝,讓我上學,已經對我夠好了。如果這樣,我還說她不好,那麼我就是沒良心。

可她不知道,她的這些話就像那個缺失的雞蛋。

在她心裡,我就跟她不是一家人。她是我母親,養了我,對我就是最大的恩。

可能在她的心裡,她不該養我,但是卻養了我,於是,我應該永遠保持一份感恩之心。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她的理直氣壯,我的隱藏之痛,如此而已。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媽經常在這種不經意中傷害我,其實她自己完全無知無覺。那是她真實的內心,誰也沒辦法。

我這個人從小性情涼薄。

我從未暗戀過,或者是單戀過誰。我在愛情里始終都有一種異樣的清醒,對方不愛我的話,我絕不會愛對方。大概從小不得父母喜愛,很早就明白了,靠別人不如靠自己。

我寫《知否》會發現自己和盛明蘭很像。有疼愛自己的祖父母,但是不得父母喜愛,在這個世上行走,總是小心謹慎。我會跟盛明蘭一樣,去斤斤計較自己對愛情的付出。只有別人很愛我,治癒了我,我才會真正地敞開心扉愛別人。

很幸運的是,她遇到了顧廷燁。

我遇到了,我老公。

我很少為愛情哭,因為從一開始對方就更愛我,於是我很少有哭的機會和理由。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但是,我即使結婚後,也曾經數次抱著我老公,因為親情痛哭。其實,這世上能真正刺穿你的大概只有骨肉至親。

孩子對父母的愛,是與生俱來的。如果父母不夠愛她,她會用漫長的時間去消耗自己對父母的愛。

就像《不完美的你》中的蓮生,她曾經很愛自己的母親,可是傷害到了一定的程度,傷害就會戰勝天性。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不喜歡吃雞蛋。但是很喜歡吃肉。

因為有關肉的記憶都是美好的。我小時候,我爺爺經常帶著我去參加村裡的紅事和白事。他會拿一個碗,裡面給我裝很多的肉,然後不管我在哪裡,他都能找到我,把那碗肉給我。

我爺爺對周圍的人說:「我孫女,就喜歡吃肉。」

其實,我爺爺也不知道我喜不喜歡吃肉。他就是覺得肉是好東西,於是想要都給我。而因為他的這句話,我只要去走親戚就會享受到吃肉的待遇,因為我爺爺會跟人家說:「我孫女喜歡吃肉,多夾點肉給她。」

可能這種被偏愛的記憶太美好了,我至今很喜歡吃肉。

我對我父母沒有很深的憎恨,即使我小時候想過要離家出走。大概是因為,記憶里的那肉,填補了雞蛋的缺失。

我從小不喜歡吃雞蛋,但好在,那肉,最後治癒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