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打過一天仗,沒殺過一個鬼子,此人竟被譽為國寶級抗戰功勛

在抗戰歷史上有這樣一個人,他未上過一天戰場,未打死過一個鬼子,卻被稱為國寶級抗日功勛,「對國家的貢獻是無法估量的。」

李承干,1888年出生於湖南,少年時被張之洞送往日本求學。東京帝國大學畢業后,回到漢陽兵工廠擔任工程師、教官等職位。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1927年5月李承干進入金陵機器局任工務科科長。得益於李鴻章的地位,金陵機器曾是晚清數一數二的兵工廠,但進入民國后,機器局一度陷入停產邊緣。

幹部貪污腐敗,工人敷衍懶惰。車間不按圖紙生產,全憑工人經驗,每挺機槍規格各異,零件根本無法通用。

工務科是主抓生產的核心部門,李承干一上任就組織技術骨幹詳細制定每個零部件的尺寸,努力推進標準化作業。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工藝的上的改造雖然難,但只要用心就一定能克服,李承干遇到的最頭疼問題還是貪污腐敗。

李承乾的盡心盡責無疑斷了他人的財路,廠長黃公柱竟向兵工署舉報其剋扣工人工資、毀壞機器。可沒想到兵工署經過調查后,不僅還了李承干清白,還查出了他貪污腐敗的罪證。

李承干也算是因禍得福,取代了黃公柱。李承干成為廠長后,銳意進取,革除弊病,使得金陵機器局又重新煥發往日榮光。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迫擊炮是中國軍隊的主要火力支撐,當時進口一發82mm口徑迫擊炮彈需要12塊,李承干認為他們可以生產,遂向財政部申請資金購買設備。

財政部長宋子文認為進口炮彈質優價廉,沒必要國產化。李承干據理力爭,詳細陳述國產化的重要性,還拍胸脯保證可將成本降到沒發6塊錢。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李承干改進國外工藝,炮彈精度進一步提高的同時,還將成本降到5塊錢。得益於不斷改進技術,子彈、炮彈、重機槍等成本均有大幅度下降。

然而就在工廠發展得紅紅火火時,全面抗戰爆發了。當時誰也沒料到日軍推進速度會如此之快,當內遷命令下達時,幾乎所有工廠都是手忙腳亂。

大名鼎鼎的鞏縣兵工廠因準備不充分,搬遷時又沒做周密安排,致使工廠元氣大傷,最重要的中正式步槍圖紙毀於日軍轟炸。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李承干則親自掛帥,僅用16個晝夜就將工廠4000多噸設備和原材料分門別類整理好,搶在日軍進城前將運出。

在眾多內遷工廠中,李承干率先喊出「開工第一、出貨第一」的口號。他們1937年11月16日從南京搬出,僅三個半月的時間便在重慶恢復生產,當月就將40挺重機槍送往抗日前線。

因為有李承乾的存在,金陵兵工廠又兼并了其他兵工廠,改名第二十一兵工廠。抗戰中雖然條件艱苦,李承干仍不斷積極改善和研究新技術。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他們重新設計了中正式步槍,還對馬克沁重機槍進行了重大改進。1944年,李承干又主持設計了120mm迫擊炮。該炮最大射程三公里,既能曲射又能直射,重量卻僅有歐洲產品的一半,被戰士們成為「攻守利器」。

抗戰勝利后,李承干不願自己生產的武器用於同胞相殘,毅然辭去廠長一職。建國后,李承干被邀請上天安門城樓觀禮,后又以極大的熱情投入到新中國的建設中去。

抗戰期間,中國超過一半的輕武器均由李承干指揮生產,每年過手經費何止億萬,然而個人財產卻僅有兩箱換洗的衣物。因長期奮鬥在生產一線,以至於終生未娶。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即便建國后出任國家計量局局長,他也堅持和工人們住在12平的單身宿舍。晚年因患有高血壓,他在隨身攜帶的工作證中夾了一紙遺書:

「我年老血壓高,當隨時有暈倒之虞。為此我留幾句話給我的朋友和我的弟妹如下:我的遺體可送給協和醫院或北京醫學院學生做實習解剖之用,或者就地火葬,用不著裝殮,也不要開弔。」

1958年12月,李承干同志在會議中突發心臟病,后因搶救無效逝世,享年71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