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父替子還債八年,還完最後一筆哭著說:請不要罵了,他已經......太心酸了!

陳舊的房屋,昏暗的燈光下,林永全忙碌了一天,端坐在床前,開始一張張整理著凌亂的鈔票,有五十,二十的,還有十塊的,他一張張展平,顫抖著雙手數了又數,大大小小的鈔票一共湊齊了兩萬。他長長舒了口氣,裝進袋子里,臉上說不上是落魄還是喜悅。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老人

「最後兩萬了,最後兩萬了啊......」林永全口中喃喃自語,眼淚不知不覺掉了下來。

最後兩萬是什麼回事,為何林永全潸然淚下,這其中隱藏著一段辛酸的故事。

故事還得回到八年前,且說林永全有個兒子名叫林樹彬,小時候受傷腿部殘疾,因為貧窮導致離異,索性膝下無子。有一年林樹彬突然和老父說自己想和朋友做點買賣,等賺到了錢再好好成個家,可是手上錢不夠,老父親連連找人,東拼西湊,這才得於借足了四十萬。

林樹彬拿著錢出外經營,不料事業不順,不到兩年本都賠沒了,第三年就開始有人上門問債,林樹彬無力償還,嚇得連家也不敢回,他委託老父親讓他們緩緩,自己在外打拚,一賺到錢就往家裡打。

時間一長,外面就風言風語,有人說林樹彬拿著錢跑了,人殘心也歪,罵他王八蛋,忘恩負義,林永全聽在心裡非常不是滋味。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林永全知道自己兒子不是好吃懶做的人,只是時運不佳,他也不責怪誰,每當有人上門問債,林永全都是以禮相待,笑呵呵賠禮道歉,說到時候一定連本帶息還錢。

為了幫兒還債,年過六旬的林永全又開始忙碌起來,一天打幾份工,每天天不亮就出門幹活,扛水泥,去建築工地做小工,晚上還去掃馬路。


故事配圖:欠條


有一天晚上剛回家,林永全就看到屋裡來了熟悉的身影,他來不及換衣裳,連忙給他倒了一杯水,這才發現手太臟,來人說不喝了,上來就要錢,那人急了,說道:「你把本錢給我吧,利息我不要了。」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林永全找出欠條,三萬,可他一時去哪裡找這麼多錢啊,眼淚都快逼出來了。來人可不管這些,說三天後再來,算是留了面子。林永全拿出全部的家當也兩萬多一點塊,老伴噙著淚,第二天就把自己的耳環和家裡傳下來的一些銀鐲子賣了,這才挺了過去。

這樣逼債的日子時常有,幾年下來,林永全幾乎變賣了家裡所有值錢的東西,頂著壓力省吃儉用,陸陸續續幫兒子還了二十多萬外債。

有人沒有及時討到錢,就會冷嘲熱諷,說道:「你兒子不是人,欠錢不還,豬狗不如,躲在外面不敢見人,還不管你了,不孝子,下輩子會有報應的。」每當聽到這樣的話,林永全都非常難過,想反駁什麼,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

幾年下來,林永全早就年過六十,背負一身債務心力交瘁,比同齡人蒼老了很多,駝著腰,滿臉皺紋,一雙粗糙的大手布滿老繭,連鬍子都白了。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那個晚上,林永全終於長長舒了口氣,兒子借款八年來,一張張借條和謾罵壓得他喘不過氣來,幾乎從未睡過一個好覺,此刻林永全手裡握著最後一張欠條和兩萬元,沉沉進入了夢鄉。

次日一大早,最後一個債主登門拜訪,開口就說道:「八年了,你兒子豬狗不如,我真的不想再罵了,就幾萬塊錢,我求你把本錢給我吧。」

「你算算利息多少?我們一分不會少給你。」林永全說道。

「哎,利息也得好幾千呢,你就給兩千吧,我也不多要。」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還債


林永全撕碎最後一張欠條,顫顫巍巍數好錢,就在交到對方手上的時候,突然大哭起來,一種壓抑多年的痛徹心扉:「兒啊,我終於幫你還完債了,他們再也不會罵你了,你就安心的走吧......」林永全哭得死去活來,沒有人知道,其實林永全的兒子五年前就在外意外身亡,老父從不對外人講,心裡一直默默承受著巨大的打擊和壓力。

此刻他再也控制不住,深深呼喊著兒子的名字,老淚縱橫,彷彿又看到小時候的林樹彬朝自己跑來,口中喊著:「爸爸......」




v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