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之夜,老婆進來,老公竟然......男女都應該要看看!!



15112750997292.jpg


 

········第1章捉姦在床········

萬籟俱寂,東邊的地平線泛起的一絲絲亮光,寧淺語揉著僵酸的脖子,站在A市有名的豪苑小區的樓底下,仰頭望著樓上那個有一點點昏暗燈光的窗戶,臉上滿是甜蜜。

Advertisements

原本一個星期前,她就跟未婚夫約定今天去渤海灣看婚紗的,卻因為突然被通知今天有個重要的手術,她只好打電話給未婚夫打電話取消今日的行程,當時的她未婚夫很失望地掛斷了電話。


卻沒有想,昨晚醫院把那台手術給提前做了。通宵手術的寧淺語,顧不得回去休息,便直接搭乘計程車,來到未婚夫在豪苑小區的公寓,就是想給他一個驚喜。

心中帶著滿滿的喜悅,寧淺語上了樓。

但打開房門后,寧淺語忽然意識到有點不太對勁。


因為她隱隱約約聽到一種很奇特的聲音,從沒有關緊門的卧室中,不斷地傳出來,鑽進她耳朵里。

「啊,你輕點!」

「你要快點,又要輕點,你到底要我怎麼樣?」

「你真壞!」

寧淺語可不是什麼都不懂的小女孩,這樣的對話意味著什麼,她很清楚。

Advertisements

頓時,她感到一陣天旋地轉,身體不由一個趔趄。

「不……不可能!」

寧淺語不敢相信,應該說她不願意相信剛才聽到的聲音。

她強撐著,一步一步靠近卧室,心裡拚命地找著借口安慰著自己:「房間里的一定不是錦博,肯定是錦博把房子暫時借給朋友。對,是別人!」


然而,無情的現實的擊碎了寧淺語最後一絲幻想。

透過半開的門,可以看到床上有兩個人,一個是她的未婚夫慕錦博,一個是她最要好的閨蜜戚雨薇。

寧淺語沒有想到,她通宵加班做完手術來給未婚夫一個驚喜,卻撞上她的未婚夫和她的閨蜜上床。她和慕錦博戀愛整整三年,兩人的感情一直很好,連訂婚的日期都已經定下了,他說過要跟她過一輩子,說會永遠愛她,這就是慕錦博的一輩子和愛?


寧淺語的身子一晃,手上的外套落在了昂貴的地扳上。

Advertisements

「錦博,淺語在那裡。」戚雨薇的眼神中閃過一道陰謀得逞的光芒,然後將趴在自己身上的慕錦博推開。

慕錦博一轉身,就看到原本應該在醫院做手術的寧淺語竟然站在門邊,「淺語……你不是在做手術?怎麼來了?」

「是啊,我應該在做手術的,怎麼就來了呢?」寧淺語真的覺得好笑,因為她要做手術,他就跟她最要好的閨蜜上床?她的眼神落在戚雨薇的身上,「雨薇,我寧淺語是有多對不住你?讓你要來上我的未婚夫的床?」

接觸到寧淺語燃燒著憤怒的目光,戚雨薇抱身子往被子里縮了縮,「淺語,我和錦博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樣的,都是我都錯,我……」


戚雨薇的話還沒有說完,寧淺語就一個巴掌甩在她的臉上。

「啪!」

頓時那一張精緻的粉臉上,就多了一個猩紅的巴掌印。

Advertisements

「夠了!寧淺語!」慕錦博一把推開寧淺語,把戚雨薇拉到身後,他鐵青著臉,瞪著寧淺語道:「你人古板傳統,一點也不解風情,我們在一起三年,你除了親臉頰和牽手,碰都不讓我碰一下,我是個男人,是個正常的男人,不是和尚!」


「這,就是你背著我和她在一起的理由?」寧淺語低聲笑了,笑得眼淚都出來了。她突然抬起手,給了慕錦博一巴掌。

「啪!」

慕錦博是含著金勺長大少爺,誰敢打他?被寧淺語甩一巴掌,一張俊臉立即猙獰了起來,一手抓住寧淺語的手腕,「寧淺語,你不要太過份了!」

「呵呵,慕錦博,我過份?這一巴掌是你背叛愛情的代價!」寧淺語一把甩開慕錦博,轉身從房間里跑了出去。


寧淺語從小區跑出去后不久,一輛黑色的奧迪,緩緩地從小區外的拐腳處開出來。

Advertisements

後車廂內坐著個男人,俊美至極的臉龐,籠罩在宛若實質的陰冷戾氣之中,令人望而生畏。雖然他是坐著,但依舊是能看出他很高大,至少是在190公分以上,背挺的很直,健碩的身材包裹在純黑色的范哲思定製西裝里,完美的衣線把他的身材勾勒的完美無缺,一頭宗色的頭髮帶著點自然卷,整個人給人一種無懈可擊的感覺。


男人的眼神落在急匆匆跑出小區的那嬌小的身影上,黝黑的瞳孔深邃得看不見底。

他很早就找人調查過慕錦博和戚雨薇之間的曖昧,而讓寧淺語發現真相,促使她和慕錦博之間的感情破裂,一直都是他打擊慕錦博計劃的一部分。今天這齣戲,也是他親自導演出來的,只是不知道為什麼,他沒有預期的那麼高興,反而有種奇怪的壓抑……


葉昔看一眼後視鏡中的男人,低聲問,「辰少,寧小姐已經從二少爺的公寓出來,從她的反應來看,一切都按照原計劃在進行,現在我們回去嗎?」

Advertisements

車廂中是一片靜謐,男人並沒有回答。葉昔靜靜地等待著辰少的命令。

良久之後,男人沙啞著聲音回答,「跟上!」

「是!」

黑色的奧迪像一隻神秘的幽靈隱藏在黑暗之中……

 

········第2章出車禍········

出了小區,寧淺語那強忍了許久的眼淚,終於是順著臉龐滑了下來。

她是個單親家庭的女兒,跟母親相依為命,從醫學院畢業后,她就認識了慕錦博,起初母親死活不同意,說他們之間背景差距太大,將來兩人會產生矛盾。寧淺語不聽,她不惜跟母親決裂,也要跟慕錦博在一起,這三年來,她都很少回母親那裡。


他們連訂婚的日子都定下了,就等著年底兩個人休假訂婚。結果,卻發現慕錦博背著她和閨蜜搞上了,而她的閨蜜戚雨薇,從小跟她一起長大,幾乎可以說是無話不說,跟母親鬧掰后,她幾乎把戚雨薇當成親妹妹,戚雨薇畢業后一直沒有找到滿意的工作,她厚著臉皮第一次求慕錦博幫忙,卻沒有想到戚雨薇會和慕錦博搞在一起,還是她親手把他們給送到一起的。

Advertisements


「你把愛視為生命的唯一,結果人家當成草芥。

「你把閨蜜當成寶,結果閨蜜把你當根草。」

「未婚夫和閨蜜同時背叛你,寧淺語你的人生整個就是一場悲劇!」

寧淺語低低地笑了起來,笑得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