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潰敗之蔣介石1949:他為何臨時放棄轟炸天安門開國大典?

1

1949年1月21日,南京總統府內,響起了一片哭聲。

當蔣介石宣布將第三次下野,讓出總統一職給予桂系李宗仁時,CC派、國民黨社會部長谷正綱,以及陳慶雲、何浩若、洪友蘭、張道藩等國民黨員失聲痛哭,他們知道,解放軍即將兵臨南京城下,而兵敗如山倒的國民政府,眼下內鬥正酣,蔣介石的去職已不可避免,但谷正綱還是站起來大聲說:

「總裁不應退休,應繼續領導,和共產黨作戰到底!」

對此蔣介石搖搖頭說:

「不可能了,我決心已下。」

15126432363163.jpg

Advertisements

▲1949年1月21日,蔣介石離開南京「總統府」。

回顧從1945年領導抗戰勝利以來,蔣介石從未想過,他所領導的政府,會在短短四年間迅速潰敗,所以在桂系李宗仁、白崇禧的奪權逼迫下,他決定像此前兩次「下野」一樣:以退為進,而像谷正綱之類「忠心耿耿」的部下,並沒有領會他的「心意」,當場就泣不成聲。

對此,蔣介石氣憤地說:「我不是被共產黨打敗了,我是被國民黨打敗了!」

有的部下們以為,老蔣,大勢已去。

而1949,也確實是蔣介石的滑鐵盧。

宣布散會後,蔣介石步出總統府,國民黨元老於右任急忙追過來,一邊走一邊喊道:「總統!總統!」蔣介石停了下來。

于右任趁機問道,「為了方便和談,可否請總統在離京前,下個手令把張學良、楊虎城放出來?」

蔣介石聽后,愣了一下,然後把手向後一擺說:「你找德鄰(李宗仁)辦去!」然後快步走出了總統府。

Advertisements

苦命的楊虎城,或許以為,他將得到自由了。

2

宣布「下野」后,1949年1月21日下午,蔣介石乘坐「美齡」號專機離開南京,飛機起飛后,他特地囑咐飛行員說:

「飛機繞城一周。」

途經紫金山中山陵上空時,他或許百感交集:他曾經是那個在辛亥革命中全身綁滿手榴彈,率領100多人的敢死隊,進攻浙江巡撫衙門的革命青年;也曾經是在那個在孫中山最為艱難的時刻,登上永豐艦陪伴在國父身邊的總理信徒;而在八年抗戰中,他更是以決絕的意志,領導中國取得了抗戰的勝利。

但眼下,在別人看來,他倉惶而去,已經是北方的解放軍所訓斥的「戰犯」了。

離開南京的第二天,他回到浙江寧波奉化溪口鎮的老家,住進了他母親王采玉墳墓旁邊的一座墓廬——「慈庵」里。

蔣介石是個孝子,他8歲時,父親就去世,母親王采玉一人撫養他長大,備嘗艱辛。蔣介石感念母親的養育之恩,所以母親去世后,每次回家,他經常住在「慈庵」里「陪伴」母親。

Advertisements

人生一世,不過短短百年,哪怕他曾經貴為「總統」,但在母親身邊,他只是一個「兒子」而已。

3

他或許預感到在故鄉的時日已經無多,所以回到故鄉后,儘管大半個中國已戰火紛飛,但從1949年1月到4月,這三個月「隱居」故鄉溪口鎮的生活里,蔣介石卻頻繁出遊,不斷地流連於故鄉的山水之間,且經常是早出晚歸。

蔣經國的日記,為我們還原了,蔣介石在1949年回到故鄉后的生活:

回到溪口的第二日,1949年1月23日,「上午天氣晴明。侍父游藏山公園,山水幽麗。心曠神怡。復至樂亭舊址,佇立武嶺潭畔,白鷺不驚,深得忘機之樂。下午又游白岩,順道往顯靈廟。」

「1月27日,午攜兒孝文(蔣經國的兒子蔣孝文),隨父(蔣介石)攀登武嶺山巔,極目遠眺,群山環拱,父親俯仰徘徊,不忍遽去。蓋以此次下野,得返溪口故鄉,重享家園天倫之樂。足為平生快事,而在戰塵瀰漫之中,更覺難得。」

Advertisements

15126432362228.jpg

▲1949年宣布下野后,蔣介石帶著兒孫們,在浙江溪口老家出遊合影。

蔣介石似乎很留戀自己小時候生活的地方,帶著兒子蔣經國到處走訪這些故地:

Advertisements

「2月2日,天陰,在涵齋午餐畢,即經過水渡下直達日嶺,攜兒孝文,隨父同登嶺頂,遊覽攝影,旋赴奉化縣城,經孔廟、轉救濟院,至奉化中學。父親(蔣介石)當年讀書之校舍也。」

「2月5日,天氣晴朗,上午10時,攜孝文侍父游育王寺,12時在承恩堂前午餐,下午至天童寺,已過3時在御書亭小憩進茶,這是父親壯年時候常到的地方。傍晚6時半始由育王寺回寓。」

1949年2月6日,蔣介石甚至帶著兒子一起吃番薯,吃得津津有味:

「2月6日,天晴,攜文兒(蔣孝文)隨父親游石侖,上午10時半由慈庵出發,經玄壇殿、大松頭、直上龍亭,登數百級即到石侖。游觀后,經桃樹坪之隱岩下山,在徐家宅吃烤番薯。深覺家鄉風味,舌齒留甘也。」

4

但出遊從容,是真相,又何嘗不是一種假象。

在溪口老家,他看似悠閑自在,已經辭去總統職務,但在實際上,他卻仍然以國民黨總裁的身份,遙控指揮著黨國要務,以致李宗仁處處受阻,掣肘難以辦事,對此蔣經國在日記里寫道,蔣介石在溪口期間,如何指揮軍國大事:

Advertisements

「父親(蔣介石)希顧墨三(顧祝同)將軍電令李(李宗仁)文,指揮北平中央各軍積極準備戰鬥。」

「父親接見黃少谷先生,決將中央黨部先行遷粵,就現狀加以整頓,再圖根本改革。」

「奉父命電告顧總長(顧祝同),建議其通知劉安祺將軍,在未奉命令之前,暫勿撤離青島。」

軍國大事,他仍然大權在握,南京的那位「代總統」李宗仁,不過是空有名銜而已。

15126432366944.jpg

Advertisements

▲1948年5月,總統就職典禮上,貌合神離的「總統」蔣介石與「副總統」李宗仁。

老部下張治中是個實誠人,見到李宗仁經常抱怨發牢騷,張治中受了李宗仁的命令,就跑到溪口去,希望勸說蔣介石真正放權。

沒想到蔣介石一見到他們,劈頭第一句話就說:

「你們的來意是要勸我出國的,昨天的報紙已經登出來了!」

「他們逼我下野是可以的,要逼我亡命就不行!下野后我就是普通國民,那裡都可以自由居住,何況是在我的家鄉!」

一席話,說得張治中等人根本無法開口。

得到蔣介石的回復后,李宗仁說:

「我們管不了,就把職位交還給他吧。我不過是代理總統,一走就可以了事的。」

5

那個他為之纏鬥半生的黨國,已經四分五裂。

1949年1月28日,除夕。

蔣介石或許意識到了,這將是他在故鄉,度過的最後一個春節,這一天,他在自己創辦的武嶺學校禮堂舉辦除夕晚宴,慰問駐守在溪口的警衛部隊軍官,在祝酒詞中他說了一段話,說罷眼含熱淚。

所以他都說了些什麼?

line facebook2 del doc dollar edit exit facebook fans follow hongbao ia like line2 medals menu message message1 modify params params1 pay print recommend search service setting user user2 web write doc2 ey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