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后媽養老送終,分配遺產我沒份,沒有血緣的弟弟笑了,我也笑了

我叫李曉天,目前是一家公司的中層管理人員,在二線城市首付一套房,和老婆一起努力還貸,家裡還有兩個調皮的兒子,這就是我的家庭結構,對於目前的家庭組合,我每天都充滿感激。

不知道從幾歲開始,我就告訴自己,以後我要有自己的小家,一個非常幸福家庭。之所以會有這樣的念頭,那是和我不堪的童年有關。

1515938345993.jpg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圖片來源於網路

我還沒記事,母親就因病離開我們,父親一個人帶著我過日子,一個一貧如洗的家,一個啥也不懂的大男人,帶著我一個還不到三歲的孩子就開始每天食不果腹的生活著。

 

從我三歲以後,我多少有點印象,每天的日子都是餓,肚子餓,肚子好餓周而復始的循環。大山裡的日子太苦了,田地的收成不好,親爸雖然是個壯勞力,可對田地的伺候還是一知半解,收回來的糧食總是不夠我們父子倆的口糧。

除了沒有吃的,穿的上面更是不用去奢望,一件衣服可以穿到哪裡都漏風,一個冬天都是每天和鼻涕打交道。那個時候的村裡人都說:這個家,就缺少一個能幹的女人。15159383451674.jpg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有一天,父親早早就出門,只給我留了一頓的口糧,我給分成三份的量,吃了早上和中午的那兩份,直到晚上天已經非常黑了,父親還沒有回來,我餓得不能行,就把第三份的晚餐也給吃了,餓著肚子就這樣等著父親睡著了。

第二天早上我起床,發現屋裡不一樣了,我聞到了飯香,特別特別的香,還有就是,屋裡里多了兩個人,一個女人還有一個和我差不多大的男孩。

父親把我叫到跟前,指著女人讓我喊她媽,指著男孩讓我喊他弟弟,我聽話的喊了人。從此以後,這個家就不再是我和父親兩個人,而是四個人的家。

15159383454013.jpg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圖片來源於網路

本來兩個人的家已經夠窮了,這四個人一起吃飯那就更窮了,可家裡來了這個后媽來之後,我和父親外加那個弟弟都能吃上飯,至於后媽吃沒吃我就不清楚,也不關心了。

 

后媽不僅在飯菜上盡量讓我們吃飽,她還是田地里的好手,所有的土地在她的鋤頭下,似乎都活了過來,打出的糧食也多了。后媽在屋前屋后種了好多菜,實在沒飯吃的時候,多吃點菜,也是抗餓的。

我們一家四口一起生活了五年,那個時候的我已經十歲了,是個半大小子了,可以多少幫著干點活。我憧憬著更好的日子會在後頭等著我,可惜不幸來得太快了。1515938345795.jpg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父親那個時候不知道怎麼一直咳,每天不停的,還越來越嚴重,后媽催著父親去看病,父親捨不得花錢,就一直拖著。後來父親自己扛不住想去看病時,醫生說回家等日子了,沒有辦法醫治了。過了沒多久,父親也就撒手而去。

父親走後,家裡就成了后媽帶著兩孩子,很多人議論說后媽會帶著自己的孩子改嫁了,把我扔下。我等了很久很久,后媽也沒有要離開的跡象。那個時候的我,內心非常感謝后媽,沒讓我成為孤兒。

後來,我們的日子慢慢好起來,后媽拚命讓我和弟弟兩個人可以上學,雖然我在十幾歲才第一次走入校園,但我非常珍惜,我拚命學習,拚命的努力,終於成功走出那座大山。

1515938345820.jpg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圖片來源於網路

但后媽最希望學業有成的弟弟卻對學習沒有興趣,和我一起參加學習,看著一幫子比我們小好幾歲的孩子取笑我們,他就不高興,不高興就不樂意學,最後小學畢業就出去混社會。

 

後面幾年我和弟弟的差距就越拉越大,我勤工儉學自費上大學,畢業找了一份不錯的工作,弟弟則因為眼高手低,沒有一份工作能超過三個月,永遠在混日子。

后媽對於弟弟的將來是操碎了心,一心想多干點活,幫弟弟多攢點家底,導致操勞過度,倒下了。聽到后媽生病的消息,我二話不說就把后媽接到我居住的城市,想著大城市的醫療條件好,希望給后媽最好的治療環境。1515938346714.jpg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帶后媽到醫院檢查后,得出的結果是她可能會慢慢老年痴獃,最後誰也不認識誰。那個時候的我,因為沒有結婚,我請了一個保姆專職照顧后媽,我所有的休息時間也都用來陪護后媽,但弟弟就陪后媽第一次來了之後,就再也沒來過。

就這樣照顧后媽兩三年,一次后媽和保姆去菜市場的時候,發生了意外,去醫院搶救無效,還是離開了我們。后媽走的那天,我哭得聲音都啞了,后媽也走了,我真的是孤兒了。

相比我的傷心,弟弟真的是一點悲傷都不想表現,直接和我開口想要后媽的遺產繼承權,畢竟他才是后媽親生的孩子。我把后媽老早就準備好的遺產分配拿出來,當著弟弟的面打開了,遺產的內容是:我的遺產全部有我的親兒子繼承。15159383469939.jpg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圖片來源於網路

看到遺產內容,弟弟當場笑了,而我也笑了,是那種釋懷的笑了。后媽在遺產分配中,把全部的東西都給了那個和我一點血緣關係都沒有的弟弟,而我一分都沒有,我卻非常高興。

 

不同於弟弟拿到遺產的高興,我高興的是我和后媽的牽扯都結束了,我感恩她那個時候沒有讓我成為孤兒,養育我長大,還讓我讀書,所以在她生病的時候,我全心全意去照顧她,給了她最後的晚年,欠后媽的情,我終於還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