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因太頑皮被母親送了人,豈料長大成百萬富翁,一聲娘轟動全村

在一偏遠貧窮山村,有一戶姓寧的人家,有三口人,家裡男人寧洪,女人張瑤,還有個兒子寧榮。因為張瑤跟婆婆性格不合,寧洪一家跟父母早早分了家,各過各的。

 

張瑤是位個性很特立獨行的女人,上過高中,在村裡算是文化人,有點女權主義,而她男人寧洪脾氣溫和,是個老好人。在家裡基本上大事小事都是張瑤說了算。

在寧榮六歲時,張瑤跟丈夫寧洪商量了一下,想再要一個孩子,那時在農村是可以要二胎的。雖然家庭條件不是很優越,可養兩個孩子還是可以的。村裡大多家庭都有兩三個孩子,並不為怪。當時奉行「人多力量大」。1516428648159.jpg

Advertisements

這年,張瑤便懷上孕了,可等著生孩子時,卻出了驚喜的意外。張瑤第二胎懷的竟然是龍鳳胎,一生生了兩個。張瑤夫婦看著床上躺著的倆個嬰兒,是喜憂參半。後來張瑤一咬牙,說道:兩個就兩個,兩個大人還能餓死孩子~!

兩人的大兒子寧榮是個頭腦聰明又略微頑皮的貨,常常因為一些瑣事給夫婦倆添了不少麻煩,東家踹狗,西家打雞諸如此類的事不知做了多少,每每最後都讓村裡人找到家。不過每逢此,寧榮卻三言兩語把上門問罪的大人逗得哈哈大笑起來。那些叔叔嬸嬸對最後都選擇原諒他。

而自從家裡多了個弟弟和妹妹,張瑤夫婦也為了他再在外面闖禍,讓他放學后就回家看著弟弟寧耀和妹妹寧玲,兄妹倆對這位哥哥從下就很喜歡,竟常被寧榮逗的哈哈大笑。兄妹三關係很好。15164286489993.jpeg

Advertisements

然而在寧榮十歲時,卻發生了一件事。那天是星期五,張瑤夫婦下田還未回家,寧耀兄妹在家門口正吃著零嘴,來了倆稍大點的孩子,搶走了兄妹倆的零嘴,還打了寧耀。放學后的寧榮回到家,看到弟弟在哭,問發生了什麼事。寧耀只在那哭,寧玲說是張叔叔家的孩子搶他們零食還打了哥哥。

寧榮聽后,看著弟弟褲子上的腳印,把書包放到地上,說道:我去找他們算賬,你們等著。

過了半個鐘頭,寧榮一身泥土的回來了,牽起弟弟妹妹手走進院子。過了一會,寧洪夫婦從田裡也回來了。而這時村裡張虎夫婦領著倆個被揍得鼻青臉腫的兒子來到寧榮家門口,那張虎媳婦王紅本就出了名的惡婦,她還沒進門便開口大罵起來:寧榮你個兔崽子,給我出來,看把我兩個孩子打成什麼樣了。

15164286487899.jpeg

Advertisements

寧洪夫婦聽后,連忙來到大門口問道:紅姐,這是怎麼了?

怎麼了!問問你們的寶貝兒子,無緣無故把我兒子打成這樣。王紅說道。那張虎拿著一棍子直接說道:讓他出來!

小榮,出來,說說這是怎麼回事?張瑤朝院子里正寫作業的寧榮叫道。寧榮走出來,看著那對兄弟,兩人低著頭沒敢看他。

叔叔嬸嬸,在這裡我先說聲對不起。寧榮低著頭說道。

你…。王紅沒想到寧榮第一句話是這樣,這樣自己反倒不知道自己說什麼了。其實她也明白,自己兩個孩子一向很頑劣,寧榮打他們肯定有原因的。

15164286488589.jpeg

Advertisements

那個,小榮,你為什麼打小立和小盛?王紅語氣低了下去。

是我衝動了,當時看到弟弟被打哭了,零食又被搶了,一急眼便動手了。叔嬸,我知道自己不對,你們要打就打吧~。寧榮主動走到王紅和張虎身邊。

這是真的嗎?張虎問道自己的兩個兒子。那兩人沒說話。

小榮,以後再有這種事,跟叔叔說,叔叔教訓他們。張虎摸著寧榮頭說到。

叔叔,以後不敢了。寧榮露出慚愧之色說道。

而這時,張瑤拿出幾包零食放到兩個孩子懷中,說道:小立,小盛,以後想吃零食了,不用跟他們搶,伯母這有。

對不起~。小立小盛低頭說道。王虎夫婦拎著兩個孩子轉身走去,邊走邊罵:兩個不長出息的東西,以後再有這種事,看我不把你們耳朵揪下來。

15164286489594.jpeg

Advertisements

回去吧~,別在這站著了。張瑤看著寧榮兄妹仨說道。

而這一幕恰巧被一對三十歲上下的夫婦看到,那對夫婦穿著很富貴,一點不像村裡人。而就在當晚,三兄妹睡下后,那對夫婦來到了寧洪家中。

張瑤看著那對夫婦疑惑道:兩位,你們好像不是這個村裡人吧?

對~,我們不是,突然上門打擾了。那男人說道。

不知找我們有什麼事?張瑤問道。

是這樣的,我們有個不情之請。那女人說道。張瑤夫婦互相看了看,張瑤說道:你說吧~。

實話跟你講,我們是從城裡來的,我們結婚快十年了,可是一直沒有子嗣,去醫院檢查,原來是我身體太虛,所以此生要孩子是不可能了。那男人說道。

張瑤夫婦聽出了點眉目,不過沒說話。男人看著他們夫婦說道:所以,我們想領養了個孩子,彌補我們沒有孩子的遺憾。

寧洪剛要說話,張瑤攔住了他,說道:你們繼續說。15164286489453.jpeg

Advertisements

我今天看到你家老大聰明伶俐,很討人喜歡,不知能否……。那男人說道。

你放心,我們會拿他當親生兒子一樣對待的。那孩子是個好苗子,應該接受更好的教育,你們也知道,城裡條件比鄉下好了不知多少。將來也會更有出息,我看大姐你也是明事理之人。那女人說道。

放心,我們不會白領養他的,會給你們錢,這樣也能改善你們家的經濟狀況。那男人說道。男人說完沒再說話,和女人看著張瑤夫婦。

張瑤低著頭先沉默了一會,后抬起頭說道:這事有點太過突然,那個能讓我們夫婦商量一下,三天後,你們來,我們給你們答覆。

那對夫婦聽后,說道:行,三天後我們再來。說完轉身走出了家門,開車離去了。

瑤瑤,你不會真的要把小榮送人吧,那可是咱的親生兒子?寧洪看來心裡是不願意把寧榮送人的。15164286486659.jpeg

Advertisements

那你告訴我,能供起三個上學來嘛,小耀和小玲馬上也要開始上學了。張瑤說道。

可就算那樣……。寧洪沒說下去。

第二天晚上,張瑤做了一座子好菜,大都是寧榮愛吃的菜。寧榮看著滿桌子菜,吞咽著口水,問道:娘,今天我們家來客人嘛?

張瑤看著他,搖頭說道:沒人來,是媽媽專做給你吃的。張瑤微笑說道。

弟弟妹妹呢?寧榮看著屋裡只有爸爸媽媽,開口問道。

今天白天我送他們去你們姥姥家了,讓姥姥照看他們幾天。張瑤說道。

太可惜了,這麼多好吃的。寧榮說道。說著三人吃起飯來,而席間,張瑤夫婦沒怎麼動筷子,幾乎都是寧榮在吃。

爸、媽,你們也吃。寧榮嘴裡吃的滿嘴流油,塞著一塊雞肉說道。張瑤說道:嗯,吃。15164286481805.jpeg

飯後,寧榮正在屋裡看書,張瑤走了進來,說道:小榮,今晚媽媽可以摟著你睡嗎,自從有了你弟弟妹妹,還沒摟你睡過覺呢。

不要,媽,我都十幾歲了,怎麼還讓你摟著睡,傳出去會讓別人笑話的。寧榮說道。

張瑤聽后,笑了笑說道:榮兒成小大人了。那看會書好好休息。寧榮點了點頭。

而到了次日傍晚,寧榮放學回家,來到家門口,看到一輛嶄新的小轎車停在自家門前。那時小轎車在村裡很稀有,寧榮圍著轎車興奮的轉了幾圈,后高興走進家中,心想:是有親戚來家裡嘛?

寧榮進了院子,看到除了爸爸媽媽,還有一對男女在客廳里坐著。寧榮看著眼前陌生的兩人,走進屋子,喊道:爸爸媽媽。隨後把書包放下。

15164286481139.jpg

小榮,你出來下。張瑤喊道。寧榮走出房子,來到張瑤夫婦面前,張瑤給他理了理頭髮說道:小榮,我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李叔叔和徐阿姨。

叔叔、阿姨好~。張瑤問候道。那對男女滿臉笑容說道:小榮好~。

小榮,叔叔阿姨這次來咱家是要接你過去一起生活的,……。張瑤淡淡說道。

等等~,媽,你在說什麼?我在這過得挺好的,為什麼要跟他們去。聽到此的寧榮臉上表情一下僵住了。

而張瑤這時臉色也變了,說道:沒有為什麼,你以後不再是我的兒子了,我們已經把你賣了,聽明白了嘛!

寧榮聽到張瑤說出這句話,不可思議回過頭,看向媽媽,笑著說道:媽,你一定是在開玩笑的,是吧,一定在開玩笑?

不是玩笑,這是真的,今天你就走~。張瑤斬釘截鐵說道。

可是為什麼啊,如果我做錯了什麼事,我改。寧榮一下哭倒在張瑤身邊。隨後他看向爸爸,寧洪於心不忍,剛要說什麼。

豈料張瑤大手一揮,說道:我讓你離開這家,我已經有小耀小玲兩個孩子了,養不起你。正好賣了你來還錢。張瑤冷冰冰說道。

那為什麼是我?寧榮聲嘶力竭問道,淚水這一刻再也止不住流了下來。

因為你是我最不喜歡的一個孩子,天天惹事,我不知道被人家說了多少次。不賣你賣誰?張瑤無情說道。

就因為這樣嗎?寧榮突然壓抑著嗓子問道,后看向爸爸,問道:那爸爸呢?

張瑤說道:這不關你爸爸什麼事,是我一人決定的。寧洪這時把頭扭向了一旁。寧榮笑了起來,伴著淚水笑了起來,說道:是嗎?後站起身,來到那對男女身邊說道:我們走~。等來到家門口時,寧榮突然停下轉過頭說道:你會後悔的,你們一定會後悔的~。我這輩子再也不想見到你們,再也不想~。寧榮說完沖了出去。在聽到這句話時,張瑤身子晃了一下。後轉身走回屋裡,關上了房門,倚著門閉上了眼,臉頰流出兩行淚水。

寧榮走了,這一走便是十多年,寧榮從離開張瑤夫婦那天,再沒過問他們的消息,也改了自己名字:李佳寧。他進了城住進了樓房,上著貴族學校。從小到大,寧榮就有一股不服輸的勁,尤其自從被張瑤夫婦送了人,心中更有了一股擰勁,一定出人頭地,讓他們後悔。

而十多年後的一天,兩輛價值百萬的豪車開進了村子,停在了寧洪家門口。全村老少紛紛被這陣勢吸引來,圍在家門口看熱鬧。

車上走下了四人,一對中年夫婦,還有一對年輕男女。男的儀錶堂堂,西裝革履,女的長相甜美,白裙套身。這時被驚動的寧紅一家走了出來,迎了上來,寧洪一家迎了上來。寧洪已有些駝背,而變化最大的是張瑤,才五十齣頭,卻已經頭髮花白,形體消瘦。當寧洪看到那對中年夫婦,再看向年輕的男子,突然老淚縱橫上前一把扶住年輕男子雙臂,沙啞道:小榮,你是小榮吧?

爹~。我是小榮~。父子倆抱在一起。

哥~。這時寧耀和寧玲兄妹也走了出來,喜極而泣。

哥,你當年走怎麼也不跟我們說一聲,我們都快想死你了。三兄妹抱在一起,眼圈紅了起來。而一旁的張瑤並未上前來,立在原地,抿著嘴角。而李佳寧並沒跟她打招呼,甚至連看也沒看一眼。

爸,弟弟、妹妹,來,我給你們帶了很多禮物。李佳寧說著拉著三人來到車旁邊,打開後備箱,從裡面拿出一件件禮品,每個人都有,甚至連爺爺奶奶的都有,可只有一個人什麼也沒有,就是滿頭銀髮的張瑤。

最後還是心細的妹妹開口道:哥,咱娘的呢,你……。不過李佳寧岔開了話題,拉過身邊的女子說道:爸,我給你們介紹,這是我的女友畢舒雅。一行人進入院子。

當晚桌上十多人,邊吃邊聊。兄妹倆都從大學畢業了,目前寧耀在一公司做經理,而寧玲考上了公務員。當大家問起寧榮什麼工作時,寧榮笑道:現在有一家企業,是我開的,市值馬上近億了,過兩年打算融資上市。大家聽后紛紛說了些讚美之言。

而這時一直廚房忙活的張瑤和女兒端來最後一盤菜。李佳寧說道:小玲,過來坐下。跟哥哥好好聊聊。寧玲笑著點了點頭,拉起母親就要坐下。而張瑤剛坐下,李佳寧露出不悅之色,開口道:老太太也來湊熱鬧,真掃興。

當大家聽到這句話,都不說話了。張瑤笑了笑,說道:你們先吃,我不餓。張瑤起身走了出去。

李佳寧四人在村裡住了三天,這次來主要是邀請一些親戚朋友參加李佳寧下個月的婚禮。

走的那天,寧洪一家在村口相送。李佳寧跟母親張瑤全程零交流,李佳寧上車前看了一眼低頭的張瑤,關上車門走了。

婚禮那天,天空陰沉沉的。在一家酒店張燈結綵,樂鬧非凡。擺了十多桌,李佳寧在酒席上望著台下的來賓,尋了好幾遍,並沒有看到那人身影。

你找誰呢?這時新娘畢舒雅私下問道。李佳寧搖了搖頭。

在一桌桌敬酒時,李佳寧終於忍不住,拉出寧耀和寧玲來,問道:她…她為什麼沒來?

兄妹倆聽后,低下了頭,寧耀聲音突然低沉下去,說道:哥,咱娘…她是怕來參加你的婚禮,你會不高興,所以才……。

哈哈,是怕我不高興,還是厭惡我這兒子?把我送人了便不管不問了。李佳寧說道。

不是的,哥,不是這樣的,你誤會娘了。把你送走後,大家都不願意,但是最不願意的還是咱娘,難道你看到那滿頭的銀髮還不明白嗎?你走後沒幾日,娘常常盯著那張全家福發愣,晚上睡覺翻來覆去睡不著,在院子里走來走去。沒幾天就病倒了。在床上躺的那幾天,她的頭髮慢慢開始變白。總讓爹帶她去看你,爹看娘再這樣,肯定堅持不住,便帶她去城裡看你。一個月去好幾次。為了不讓你發現,她連我們也沒告訴,是爹酒後失言,我們才知道的。寧玲說完這些已經泣不成聲了。

那…那她為什麼……?李佳寧變色道。

你現在還不明白嗎,娘這樣做是為了哥的前途,你也知道咱家經濟狀況,供三個孩子讀書,那是不可能的,到後來,只能犧牲一個下來種田。這不是娘想看到的,而咱三個中,你是最聰明的。寧耀說道。

娘這幾年身體一天不如一天,哥以為自己委屈,其實最難受的是咱娘,而上次回家,你那樣對娘,她並沒埋怨什麼,還讓我們不要找你說些影響你大喜日子的話。寧玲說完,淚眼模糊看這兒李佳寧。

李佳寧抬起頭,閉上眼,淚水靜靜流了出來。后他說道:我們今晚便把娘接來,原來我才是咱三人中最傻的那個。

嗯~。娘如果看到你去接她,她一定會很高興。寧耀兄妹笑道。李佳寧回到喜宴上,跟媳婦說了一聲,后與寧耀寧玲一起下樓去了,開著車子朝村裡行去。

到了家門口,三兄妹下車來,李佳寧開口道:娘,我們兄妹來接你了。而寧耀兄妹也喊起來:娘~,哥來了。

15164286483406.jpg

三兄妹進入院子,卻不見有回聲。三人互相看了看,心裡突然升起一陣不祥的預感,快步朝屋裡走去,喊道:娘~,你在嗎?

當三人走進裡屋時,在昏暗的床上躺著一身體佝僂的老太太,寧玲打開屋裡燈。老太太身子正顫抖著,手裡緊緊抓著一張照片。

娘~。李佳寧來到床前,把老太太小心抱進懷裡。老太太轉過頭看著面前這張帥氣的臉,張開嘴想說什麼,可是氣息非常弱,只聽到:「嗯…啊…」

李佳寧點了點頭,淚水順著臉頰流了下來,哽咽道:娘~,我知道,我都知道。老太太躺在李佳寧懷中,這時寧耀寧玲走過來,三兄妹合抱著老太太,老太太微笑著閉上了眼。李佳寧抬起頭,雙眼緊閉著,淚水大顆大顆掉了下來,聲嘶力竭哭喊道:娘~。

這聲娘穿過了房屋,穿過了村子,響徹在天堂。

line facebook2 del doc dollar edit exit facebook fans follow hongbao ia like line2 medals menu message message1 modify params params1 pay print recommend search service setting user user2 web write doc2 ey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