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生不見的親人——託夢真的存在嗎?

此生你我相遇,轉世即為陌路。

珍惜今生情緣,來生不見親人。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怡然趴在姥姥的病床前嚎啕大哭,最疼她的親人走了,她再也不能跟隨著老人到寺廟燒香拜佛,聽老人給她講佛祖的故事。

以至於很多年以後,怡然都不敢走進寺廟,生怕觸景生情。

姥姥走的那年,怡然十六歲。

她從小跟著姥姥長大,每天就像是姥姥的跟屁蟲,在姥姥身邊嘰嘰喳喳的。

每次她惹了禍,姥姥都假裝抬手打她,但每次都是輕輕地落在怡然身上,老人捨不得啊。

姥姥是個愛乾淨的女人,年輕時是當地有名的大美女,姥爺年輕時在當地生產大隊也是一表人才。

郎才女貌配佳緣,兩人一生育有三兒兩女,在那個年月,能生存就是最大的幸福。

姥姥還是個忠貞的女人,姥爺去世時她只有四十三歲,直至去世也未他嫁,不是沒有人勸過,而是姥姥堅持不嫁,為的是百年後能與姥爺再續仙緣。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姥姥年輕時就有輕微的潔癖,因此一生都是給人乾淨利索的印象,直至去世前三天,她滴水不進,眾人說姥姥一生愛乾淨,也許是怕彌留之際,髒了身上的衣服吧。

她生前最喜歡的就是抱著怡然到寺廟燒香拜佛,給怡然講各種佛祖的故事,怡然每次都聽得入神。

現在姥姥走了,再也無法背起怡然,任憑怡然如何地呼喊,冰冷的手背說明了一切的殘酷。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入殮當晚,怡然做了個奇怪的夢。

一群白衣人從遠處來到了怡然的身邊,其中一個滿頭白髮,手拿紙筆,開口問怡然,你姥姥叫什麼名字啊?怡然回答了他。

那人又問,她平時做過什麼壞事嗎?怡然說,姥姥把我的糖偷偷放起來了。

那人邊問邊記,繼續說道,那她今日是否跟你說什麼了?

怡然猛地想起姥姥已經去世了,就開始哭了起來,這一哭就給哭醒了。

醒來后的怡然擦了擦流出的眼淚,模模糊糊看著姥姥靈前的照片,想起剛才的夢,不禁黯然悲傷。

第二天,姥姥下葬了。

葬在了山上自家的墳地里,與姥爺再續仙緣去了,也許,姥爺就在那迎著她呢吧。

之後一段時間,怡然再也沒有夢到過姥姥,可每當路過之前經常去的寺廟門前,怡然都會禁不住多望幾眼,甚至有時會幻想姥姥可能會從寺廟裡走出來。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可是,時間是沖淡一切的藥水,生活繼續忙碌著,轉眼三個月過去了。

就在姥姥過世百日的當天,怡然又做了個奇怪的夢。

在夢中,她見到了姥姥,姥姥還是穿著生前總穿的那身乾淨利落的衣服,她慢慢向寺廟的方向走著。

怡然在後面緊追,想上去扶著姥姥,可是無論她如何追趕,卻始終與姥姥保持著相同的距離。

最後,怡然都快急哭了,眼看著姥姥進入了寺廟,怡然被急醒了。

醒來后,怡然眼角泛著淚光,苦笑著搖了搖頭,心想可能是久念而夢了吧,但她萬萬沒想到,這個夢僅僅是她與姥姥再續前緣的開始!

第二天晚上,她再一次夢到了姥姥。

老人焦急地看著怡然,口中不斷說著什麼,可怡然就是聽不見,怡然急得滿頭大汗,她讓姥姥寫下來要說的話,可姥姥沒上過學,大字不識一個。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姥姥急得快哭出來了,淚水就在眼眶裡打轉,怡然卻是急得哇哇大哭。

最後,姥姥不說話了,只是看著怡然笑,還幫怡然擦眼淚,邊擦邊搖頭,意思好像是說,怡然乖,不哭了。

就在這時,鬧鐘響了,怡然剛剛還在姥姥的懷中哭泣,這是久違的溫暖啊,卻被這「不識相」的鬧鐘吵醒,她一氣之下,將鬧鐘摔了個粉碎!

第三天晚上,怡然又發夢了,但這次她沒有「見」到姥姥。這次,她夢到的是跟著小學時的一個同學到家中做客,夢中的同學家好像是住在一座地主大院兒里。

同學家居然有僕人,而且是個老太太,同學讓老太太給怡然倒茶,可老太太走過來後邊倒茶邊給怡然使眼色。

怡然不明白什麼意思,就在這時,同學要出去衛生間,就在同學走開的時候,老太太突然開口說自己是姥姥幻化的,而且要怡然記住茶壺上的字。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怡然向茶壺看去,確實密密麻麻有幾行小字,可是怡然卻怎麼也記不下來。這時,同學回來了,老太太拿起茶壺就往外走,怡然趕忙追著跑過去,同學在後面叫怡然停下,不要出去。

可怡然根本沒聽同學的話,她著急要看茶壺上的字,就在她剛跑出院子,就聽後面「轟」的一聲,房子塌了!她剛要轉身跑回去救同學,卻不知被什麼絆了一跤,夢醒了。

醒來后的怡然,使勁回憶著剛才夢中的一切,可是無論她如何努力,都無法記起茶壺上的字了,但此刻她能感覺到,姥姥似乎真的「回來」了,不僅救了她,而且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訴她。

轉天,怡然給原先班上的同學打電話,詢問夢中那位同學的近況,不出意料的事情發生了,那個同學早在三年前的一場大火中喪生了,而且是死在了自己的家中。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這下,怡然更加確定,是姥姥「救」了她。

當晚,怡然早早就洗好睡下了,父母還以為怡然病了,要帶她去檢查一下,怡然謊稱自己是學習有些累,父母見沒有什麼大礙,也就作罷了。

果不其然,姥姥這次真的給怡然「傳遞」了一個驚人的消息!

姥姥在夢中換了身乾淨的衣服,跟怡然說自己就要去投胎了,如果想姥姥了,就到某街的某一家去看她。

怡然根據姥姥說的地址,猛地想起那是另外一個同學家的隔壁,就在此時,姥姥向遠處走了,怡然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這次沒有追姥姥。

第二天一早,她就給同學打電話,詢問她家隔壁是不是生孩子了?同學被怡然突如其來的詢問弄蒙了,但同學知道隔壁家的姐姐確實是懷孕了,好像孩子還沒出生,於是告訴怡然沒有。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怡然放下電話後有些失落,難道是自己腦子出毛病了?還是太過於思念姥姥了?

可就在當天下午,同學打來電話,說隔壁姐姐生了。怡然問是不是個女孩兒?同學疑惑的說,你怎麼知道的?你們有親戚?

怡然此時心裡五味雜陳,草草應付了幾句,就把電話掛了。

怡然把這幾天經歷的怪事與媽媽和大姨說了,兩個人被驚得一時說不出話來。

大姨和媽媽建議去那家看一下,可怡然卻不願意去,那種感覺無法用言語形容,可能是怕自己無法控制情緒吧。

最後,大姨和媽媽去了那人家,借口同學的阿姨來串門,看到了新生的寶寶。

回來后,大姨說確實跟姥姥有神似的地方,特別是那雙眼睛,怡然聽后陷入了沉思。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怡然每天計算著,到了孩子百日宴的時候,她還是沒忍住,去了那人家。

怡然先是到了同學家,拉上同學一起去給人家道賀,這樣一來也免得尷尬。

當怡然看到寶寶第一眼時,就忍不住流下了淚水,那雙眼睛里散發出的分明就是姥姥的眼神。

寶寶看到怡然後咯咯直笑,還不停往怡然身上撲,寶寶家人看得奇怪,說寶寶從來不找生人,生人一抱就哭,怎麼會和這個姑娘這麼有緣呢?

這其中原因,恐怕也只有怡然自己知道了吧。

之後很長一段時間,怡然都沒有去看過那家的寶寶,不是不願意去看,而是感覺一切都變了。

幾年後,怡然慢慢釋然了。

畢業后,怡然被分配到了市裡的一所小學。

新生入校了,這是她帶的第一批學生,看著祖國一朵朵鮮花開得如此絢爛,她的心暖暖的。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在新生中,一個小姑娘引起了她的注意,那個姑娘總是沖著她笑,笑得那麼溫暖,那麼燦爛。

怡然突然有一種想要跑過去抱住她的衝動,但理智戰勝了感性,但是那種感覺,讓怡然很舒服,她還是不經意間總是想要格外關照那個小姑娘。

下午,家長來接孩子們了,當那個小姑娘的媽媽走進教室的時候,怡然驚呆了,小姑娘竟然是幾年前自己抱過的那個小嬰兒,她竟然長這麼大了!

故事到此結束了,可世間的真感情卻在每天都繼續著,珍惜身邊的人吧,當他/她離開你之後,就不會再見了。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