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前,從中國一小鎮走出了三位女性,聞名中國比很多男人都厲害

在中國的歷史中,女性一直被視為男人的附庸,在過去的很長一段時間裡,中國的文化中都或多或少都體現出了女子地位的卑微,不能入朝為官,要遵從社會為她們制定的條條框框。幾千年來,多少奇女子曾站在女性解放的大門之前,卻都沒能掙脫社會的枷鎖,推開這道門,最終,走進這背後的世界。

慶幸的是,隨著時代的發展,中國女性解放的時代最終到來了,雖然,這時間晚了些,但是,這一天還是來了。

15209599728445.jpg

中國的近代史是血淚,是屈辱,亦是教訓,它是中華子女心中隱秘的傷口,雖然已經過去,但是,卻依然不能釋懷。然而,從另一個方面來說,它也使中國意識到這時代不同了,所以,改變是必然要有的。在這個時期,多少人為了國家的將來倒了下去,又有無數的人為了一個共同的目標在不同的路上探索,而這其中也不乏那些進步女子的呼聲。


今天,我們的三位主人公就是三位了不起的女性。她們身處在思想還未完全開化的舊社會,卻拼盡全力,站到女性解放的大門之前,打開了屬於自己也屬於中國女性的新世界。那麼,這三位是哪三位呢?她們就是秋瑾、葛健豪、唐群英,又被稱為:「瀟湘三女傑」。

15209599728753.jpg

這三人同是來自荷葉鎮,在還沒有走上自我解放的道路之時,這三人就已經成為了好友,接下來,我們就先來說說人們最熟悉的秋瑾吧。


秋瑾本不是荷葉鎮人,是從別處嫁到這裡來的,所以,她對這個地方的留戀程度並沒有其他兩人強,而她也成為了三姐妹中最早走出荷葉鎮的人。1904年,秋瑾不再顧忌家人的反對,做出了自費留學的決定。在留學期間,她結識了不少為了中國的明天而努力的進步青年,意識到了中國革命的重要性,也意識到了中國的女子在地位上的不平等。

回國后,秋瑾在上海創辦《白話報》,倡導婦女解放和男女平等,揭露清政府的腐敗。1906年冬,她又擬寫了《創辦中國女報之草章及章旨廣告》,在上海《中外日報》上登載,並印送各地女子學校。為了籌措經費,她多方向朋友求借,還向湖南夫家要了幾千兩銀子,湊齊了急需的資金,於1907年1月14日出版了《中國女報》第一期。

15209599738126.jpg

之後,她積極為中國革命奔走,為女性發聲,在那個動蕩的時代寫下有力的一筆。然而,當時社會的複雜與落後,改變又豈是可以一蹴而就的?


1907年,秋瑾的容貌永遠定格在了32歲。起義失敗,秋瑾亦牽涉其中,她拒絕了同伴的提議,依然堅守在原地,最終被捕。她就像飛蛾一樣,無畏的撲向烈火,在七月的某個早晨從容的離開了這個世界。秋瑾,她就像是從舊社會的黑暗中亮起的一支明火,她去了,卻為更多的後來人照亮了前路。

第二位走出小鎮的姐妹是唐群英。唐群英出生在武將家,所以,在家中自小就將其當做兒子來培養,對她的管束,也就沒有尋常女子那般嚴苛,並且,就連女子必纏的小腳,其父母都沒有要求她必須要同其他女子一般。這樣的教養方式讓唐群英成為那個時代所謂的「剩女」,到了20歲,才嫁到了荷葉鎮。

15209599738281.jpg

在小鎮里,她認識了秋瑾和葛健豪,這三人一見如故,時常聚在一起吟詩作賦,討論國家時事。


1904年,秋瑾留學國外,並寫信給自己的好姐妹唐群英,希望她也能走出小鎮來看看外面的世界。同年,唐群英就衝破家庭的禁錮,到了日本留學,再後來,她也成為了一名革命黨人,並且,結識了黃興、孫中山以及湘潭人劉道一、劉揆一等,成為同盟會第一個女會員。

回國后,她一心撲在了革命事業上,辛亥革命,她組織女子隊伍,參加了光復南京的戰鬥。1911年11月初,江、浙兩省組織聯軍北伐,唐群英便率領女子北伐隊列入江浙聯軍編製。女子北伐隊從此聲名大振,「雙槍女將唐群英」被傳誦一時。

15209599734300.jpg

她深感天下興亡,不僅匹夫有責,「匹婦」也應責無旁貸。後來臨時政府受勛,唐群英得孫先生盛讚,授二等勳章。民國時期,唐群英工作的重心轉向為女子爭取平等地位。她曾多次上書,希望政府能讓女子參政,甚至,要求將男女平等寫進黨綱。


然而,唐群英的建議並沒有被採納,之後,她對於同盟會不再抱有任何期望,並且,將自己的精力放到了女子教育上。她變賣了自己的家產,用以開辦女子學校,以此促進了教育事業的發展。晚年的唐群英生活並不寬裕,於1937年病逝。

葛健豪是三姐妹中的大姐,土生土長的荷葉人,她與其他的兩姐妹不同,她的顧慮要多得多,這也是她最晚走出荷葉鎮的主要原因。

15209599743258.jpg

葛健豪出生在荷葉三大家族的葛家,其母是曾家老四的女兒,其父是曾國藩手下的大將,出身也算得上是大戶。16歲時,葛健豪嫁到了永豐蔡家,蔡家比不了葛家,可以說,葛健豪丈夫在上海的職位也都是葛健豪娘家的功勞。本來,蔡家小子能安安分分的工作的話,生活也是不錯的。然而,蔡家小子卻被上海的花花世界給迷了眼,墮落在了鴉片和溫柔鄉中。


之後,葛健豪自然是忍不了這樣的婚姻生活的,一氣之下,她就帶著孩子回到了荷葉鎮。回到荷葉后,她結識了秋瑾這個新來的荷葉鎮媳婦兒,並且,兩人很快成為了好友。

15209599743828.jpg

雖然,葛健豪似乎是三姐妹中封建女性的代表,但是,這並不妨礙她成為一名新女性。50歲時,葛健豪突破阻礙,與兒女一起坐在了學堂里。1914年,因為小女兒要被蔡蓉峰許給地主家做童養媳,葛健豪與兒子一起帶著女兒出逃,去到長沙求學。


並且,葛健豪自己離開小鎮接受女子教育后仍覺得不夠,沒過多久,她又將自己的大女兒與外孫女接到長沙,一同學習。五四運動后,赴法勤工儉學的風潮掀起,葛健豪面對這大好的學習機會自然是不會放過的,她不但支持子女們走出國門,還決定和他們一起到國外求學,並為首批湖南留法學生借到了出國時所需要的資金。

1919年,葛健豪隨子女們離開中國,出國留學。

15209599742679.jpg

15209599745864.jpg

葛健豪也許沒有其他兩姐妹的卓越功績,但是,她不被世俗與舊社會束縛的精神亦值得我們學習。葛健豪歸國后,先在長沙安家。大革命失敗后,她先後輾轉於武漢、上海和老家湘鄉,掩護兒女、兒媳和女婿幹革命。1931年,蔡和森在廣州犧牲,家裡人怕她傷心,一直瞞著未讓她知道。


甚至,葛健豪臨終前還活在兒子能回來看她的希望里。1947年,葛健豪病逝於故土,時年78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