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鬼半夜找替身,打更匠一遍往生咒,超度亡魂

從前,有個女人,生孩子時候難產死了,變成了鬼,民間叫月地大姐,是一種大凶的鬼。

月地大姐想轉世做人,便決定去陽間尋找替身。一天夜裡,月地大姐坐在小轎里,讓四個紅髮小鬼抬著,出了鬼門關,來到豐都城裡。剛進城門,就聽見「當!當!」兩聲鑼響,月地大姐聽見鑼聲,嚇了一跳,忙令幾個小鬼快朝北走。誰知兒個小鬼也有些心慌意亂,慌亂之中。就把方同走反了。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走出不遠,見城內有名的牛更夫,一手提著銅鑼,一手拿著棒褪,沿街巡邏過來。幾個小鬼轉身就跑。牛更夫見半夜三更一乘花轎過來,一見他,又轉身跑了,覺得很蹊蹺:這麼晚了。還有誰家的太太小姐出門?再說,我又不是虎豹財狼,一看見我就跑,難道還怕我一個打更匠嗎?聽說只有陰間的月地大姐才怕更夫打更。哎呀,這事不好,恐怕是月地大姐出來取替身了,不知是誰家的媳婦又要遭殃了!牛更夫越想越覺得不安,於是悄悄跟在後面,想看個水落石出。

走過兒條街巷,轉了幾個拐,那乘花轎在一個小院門前停了下來。牛更夫躲在一堵土牆後面,兩眼死死地盯住花轎的動靜。只見一個年近三十的婦人,足步金蓮,腰肢一扭,從轎上走了出來。她朝四周看了看,又梳理了遍滿頭青絲,猛然間縱身一躍,跳上牆頭,進了都間小院。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說來也怪,那停轎的地方,幾個紅髮小鬼突然間也無影無蹤,不知道躲到哪裡去了。只剩一乘空轎,停放在院門前。此時月明如晝,牛更夫在不遠處看得真切,走過去揭開轎簾一看,只見轎內有一竹籃子,裡邊還放著一塊紅布片。牛更夫心裡道:猜的不錯,真是個月地大姐呀。他幾大步跨到小院門口,從門縫往裡一望:屋裡點著盞桐油燈,還隱隱約約地傳來婦女臨產前的呻喚。那女鬼跪在屋角,向著那盞油燈不停地跪拜,每拜一下,燈光就暗一下,屋裡的呻喚聲也越大。見此情景,牛更夫暗暗為那產婦著急。他救人心切,轉身走回花轎,把月地大姐的竹籃拿了。找個地方藏好,自己站在一邊看動靜。他早聽說月地大姐取替身,須先將它的替身迷住,誘出三魂七魄,然後用竹籃裝了去投胎。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不一會,果見那月地大姐翻牆出來了,鑽到轎子里去取她的籃子,卻發現竹籃不見了。她一眼看見牛更夫站在那裡朝她冷笑,心裡一下子明白過來:肯定是這打更老頭使壞。於是她走了過去,對牛更夫說道:「牛更夫,我倆前世無冤,近世無仇,你為啥壞我的好事?」

牛更夫說:「你把話說明白點,我把你的啥子好事壞了呢?」

月地大姐說:「你少裝糊塗,把竹籃還我!」

牛更夫哈哈一笑,說道:「竹籃嘛,你有本事自己去找。」

月地大姐生氣地說:「好你個牛更夫,你再不把竹籃還我,我變瞼嚇死你!」說罷,怪嘯一聲,一舉手,挽住自己的頭髮把頭提了下來,拿在手裡一陣亂舞。

牛更夫一點也不害怕,反而哈哈大笑說:「嗯,不好看,不好看。沒有頭,你怎麼去找你的竹籃呢?」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月地大姐氣得呱呱亂叫,把頭搖了幾搖,露出青面撩牙向牛更夫撲去,牛更夫一閃身,提起鑼「噹噹」地直敲,把月地大姐嚇得連連後退。月地大姐見嚇不倒他,又抓不著他,無可奈何。突然長嘯一聲,變作披髮流血的樣子,伸出尺多長的舌頭,鼓起一雙血紅的眼睛,將一把頭髮向他纏來。牛更夫不避不讓,舉起棒褪向前一迎,把頭髮正巧纏在棒褪上,牛更夫將頭髮取下來,掖在懷中,徑直往前走去。月地大姐急了,一下跳到他前面攔住去路,想搶回她的頭髮。牛更夫左走,她便伸手攔住左邊;牛更夫往右走,她又伸手將右邊攔祝牛更夫心想:這就是所謂的「鬼打牆」了,便對直衝了過去,回頭笑道:「俗話說:『鬼有三技,過此鬼道乃窮。』你嚇、抓、纏三技施罷,想必你也是黔驢技窮了,還想不服輸嗎?」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月地大姐聽了,長嘆一聲,恢復了原形,跪在地上說:「我原是城裡施家的媳婦,因難產死了,好不容易才找到汪家做替身,如今被你破了,再也不能轉世做人,還望你能救我。」

牛更夫說「我怎麼救你?」

月地大姐說:「請你告訴汪家,我不取她做替身了,但煩她給我做道場,請高僧,多念《往生咒》超度我的亡魂,我便可以托生人世了。」

牛更夫說:「這有什麼難的,我給你超生就是了。」

月地大姐有些不相信,說道:「你一個更夫,怎麼能替我超生?」

牛更夫說:「實話對你說吧,我幼時也曾拜師學過一些超生術,《往生咒》我也會念。」說罷,雙膝跪在地上,朝天拜了三拜,隨即高聲唱道:「好大世界,無遮無礙,死去生來,有何替代,要走便走,豈不爽快!」

月地大姐聽了,恍然大悟。伏地拜謝,奔趨而去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對於這個故事,你們有什麼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