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新四大發明爆紅 幕後功臣其實是兩個日本人

中華文明從來都以自己的科技創新能力為傲,古代的四大發明——羅盤、火藥、造紙術、活版印刷,都是人類科技發展史上璀璨的明珠;

而到了21世紀,到了網際網路驅動經濟發展的時代,中國又一次憑藉「一帶一路」的方針在國際範圍內收穫了「新四大發明」的稱謂——高鐵、移動支付、共享單車、網路購物。

新四大發明的確都深刻地改變了每一個中國人的生活,除了高鐵這一重工產業,餘下三個全部是網際網路經濟領域的新興事物。而它們往往會離不開一個動作:掃二維碼。

Advertisements

根據《中國網際網路路發展狀況統計報告》統計,在兩年前中國人平均每天使用微信掃碼就達10億人次,使用支付寶掃碼達到5億人次。如此頻繁的使用,二維碼在新四大發明裡的地位舉足輕重。

雖然我們成功地發掘了二維碼的應用潛力,不過這一技術,卻是兩個默不作聲的日本人在上個世紀發明的。 從一維到二維——信息量翻兩三百倍日本經濟高速增長的那段時間,國民消費能力都不低,彼時超市收銀員的工作每天就是不停地敲擊收銀機鍵盤,高強度手部活動所導致的腕管綜合症使他們怨聲載道,這幫勞動者急迫需要技術或其他形式的改進緩解自己的痛苦。

於是條形碼誕生了,一排短短的粗細黑棒水平排列,居然就能記錄商品出售所需的關鍵信息(編號和價格),在光槍下一掃,就能減少近10次敲擊,極大地改善了收銀員的工作狀況。

Advertisements

 

15238853854682.jpg但慢慢的隨著日本人在更多場合下引入條碼,他們開始覺得條碼只能記錄20個阿拉伯數字已經不夠用了,尤其是豐田,其對於產線上條碼的掃描速度和出錯率嚴重不滿。於是一些人找到了當時做條碼掃描器的DensoWave公司,希望他們能想辦法讓條碼能容納更多的信息,至少要能把假名和漢字都能做進去。

到了90年代,當時在DensoWave任職的騰弘原想到,一條線只能記錄20個數,如果擴大到點陣式平面,記錄的信息量可以大大提升。然而,隨便做個平面碼簡單,要讓這個平面碼不論怎麼掃都能快速識別出來,就是個很讓人頭疼的問題了。

Advertisements

 

 

15238853856435.jpg騰弘原和僅有的另一名團隊成員通過在平面碼的三個角上設置為方塊定位符,這樣可以通過缺失的角的位置來判斷二維碼內容的方向,而不用考慮手機是從什麼方向上掃碼的。就像安裝CPU時大家都會觀察缺角,二維碼的識別程序同理,不過它不用使用者干預。

順便,據說日本人的細節完美主義症在這上面又小小地發作了一下,騰弘原為了避免二維碼和其他類似圖案混淆而影響識別準確率,對當時社會生活中的海報、雜誌、紙箱上的圖案進行了詳盡的統計,並最後確定了二維碼定位區方框應該使用的黑白區域寬度比——1:1:3:1:1。

Advertisements

在經過一年半時間的反覆試錯過後,二維碼終於達到了騰弘原預期的目標,一個能夠編碼7000個左右阿拉伯數字,甚至還帶有漢字編碼能力的方塊形點陣碼最終問世,而且它不光是信息儲存容量提升了兩三百倍,掃描的速度也相比條碼加快了10倍。由此二維碼正式得名QRcode,直譯名為快速響應碼。

從日本到全球——在掌中掃描世界

在Denso Wave發布QRCode之後,雖然騰弘原對它的掃描速度表現很有自信,其實內心仍然很擔心二維碼究竟能不能取代條形碼,不是很看好自機作品的前景。儘管如此,他還是不遺餘力地向日本的各行各業推廣二維碼,希望能有更多人知道二維碼的存在。

 

最終豐田如願以償地首先在自己的電子看板上率先使用了QRCode,並成功藉助它提升了工廠的工作效率;緊隨其後的是食品藥物等行業,尤其是時值瘋牛病肆虐的風口上,二維碼的容量允許它完整記錄食材的生產和物流等關鍵信息,對生產透明化起到了推動作用。

Advertisements

不過二維碼真正流行起來的決定性因素還是DensoWave決定公開二維碼的規範,允許所有人都能免費使用這種新的編碼圖案(不過他們仍然保留專利權,只是聲稱不會動用專利)。在二維碼的研發啟動時他們就以更換淘汰掉條碼為目標,所以希望能有越來越多的人享受到二維碼的便利,而免費就是吸引用戶的最好手段,不管在哪個時代都一樣。

進入新千年之後,二維碼也逐漸在日本主流社會中流行起來,當時日本手機廠商們的最好宣傳手段便是在手機里做進一個二維碼掃描功能,掃一掃開網站,掃一掃領優惠券,便利的二維碼在這種氛圍中得到了這個精工細作的國家的認可。

同時,大眾接入網際網路,也把二維碼的使用推向了世界,2000年ISO組織甚至承認二維碼符合國際標準並把其納入ISO標準集之內,還在往後的十多年裡為其再版兩次。但二維碼真正讓地球上所有人都感受到它的存在,還是等到移動網際網路發展,智能手機把拍照攝像的功能普及到了每一個人手裡之後才做到的。

Advertisements

2012年,就在蘋果一代經典iPhone4S發布后的那一年,當時是移動網際網路增長勢頭最猛的那段時間。那年有數據公司做過統計,平均每5個美國人中就有一個掃過二維碼,歐洲情況也類似,2012年倫敦奧運會時,通過二維碼互動的人數高出使用Foursquare簽到人數的36%。整體情況更加令人吃驚,2012年第一個季度,ScanLife所記錄的二維碼使用次數相比上一年暴增157%。

15238853866340.jpg不過老外們對二維碼商業模式和社會行為探索的行動也就到這裡了,真正把二維碼插入每天吃飯出門購物支付所有環節的還是中國人。

Advertisements

從世界到中國——登錄、關注,再支付

如果要說支付技術,中國真的是後進生,在支付寶正在考慮把二維碼支付從線上推進到現下的2011年,韓國人已經可以在地鐵和公交站的廣告窗上掃碼下單了,更不用說最先起跑的日本。但中國有老本有經驗——來自已經擁有巨量規模的電商產業。

淘寶的存在使得支付寶在當時已經擁有了網路支付的絕大部分市場份額。網購幾乎已經被淘寶和支付寶壟斷,但在線下消費時,人們仍然在使用便利程度遠不如網購的刷卡和現金支付,商場里大額交易頻率不高可能察覺不到,街頭巷尾中便利店店員不管刷卡還是找零都苦不堪言。

 

支付寶看準二維碼支付的優勢,率先在2011年7月在支付寶手機app中加入二維碼支付選項,支付寶推出該方案的目的是為不計其數的微小商戶提供無需額外設備的收款服務,比POS/NFC的支持成本要低很多很多,為所有人都提供了接入移動網際網路消費的可能性。而且由於二維碼支付的使用體驗線上線下完全一致,而且對智能手機硬體沒有附加要求,對於已經習慣掃碼網上支付的中國人而言用起來輕車熟路。

Advertisements

據國內艾瑞諮詢調查顯示,在支付寶掃碼支付功能上線一年多后,2013年裡中國網民所使用過的移動支付手段里掃碼支付比例達到47.2%,有22.7%的網民常用二維碼支付手段,不論在哪種統計里都已經遠遠高於刷卡支付和NFC支付。看著發展勢頭迅猛,騰訊也趕緊在2014年上線了微信二維碼支付,憑藉微信的體量,終於讓財付通形成和支付寶分庭抗禮的局面。

操作簡單,服務高效快捷,無需隨身攜帶現金卡片,掃碼支付開始如同洪水猛獸一般從以北上廣為核心的華北/華東/華南區域迸發,幾乎有席捲中國全境之勢,而還在指望NFC推廣開來的銀聯瞬間被支付寶和微信的掃碼支付給晾在一邊。既擔心二維碼的安全性,同時又要照顧銀聯感受的央行於是在2014年3月時第一次喊停掃碼支付,並開始了對移動支付的監管。

Advertisements

胳膊抗不過大腿,以支付寶為代表的移動支付最終表示放棄線下POS業務的擴展,但是這些支付app攻城略地的腳步卻一直沒有停下。支付寶微信們反倒是在暗地裡開始撒錢,用各種支付補貼和獎勵金手段誘導大眾加入。央行則表面上監管叫停,實際上是暗中觀察和研究二維碼支付可能帶來的影響,默許阿里和騰訊布局,任其燒成了一場燎原大火。

2016年,時機差不多已經成熟,在央行向銀聯以及中國支付清算協會確認二維碼支付地位之後,後者正式下發《條碼支付業務規範》徵求意見稿。這標誌著二維碼支付獲得官方認可,中國進入全力推進掃碼支付在全社會範圍內普及的階段。

漂洋過海來掃你 新絲路的上新發明

到今天,吃飯可以掃碼,打車可以掃碼,買爆購物中心可以掃碼,坐地鐵也可以掃碼,中國在短短的兩三年時間裡迅速實現了「無現金社會」,出門三件套從過去的鑰匙,錢包,身份證變成一部手機走天下,令到訪和生活在中國的外國人也無比羨慕。

Advertisements

15238853864295.jpg「二維碼是中國的首創,VISA、Mastercard都沒搞過二維碼。」京東金融副總裁許凌在去年一次媒體採訪中如是說。無疑,在社會應用形式上,二維碼相關應用的確是中國人發揮了充分的想象力,不過每天掃碼的瞬間,能想起面前的黑白方塊是從對岸漂洋過海在中國落地生根的QRCode,提起新四大發明時也就可以心存感激的挺直腰桿了。(來源:愛活網)

 

 

line facebook2 del doc dollar edit exit facebook fans follow hongbao ia like line2 medals menu message message1 modify params params1 pay print recommend search service setting user user2 web write doc2 ey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