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死去后后大嫂照料父亲2年,聚会上父亲说一件事,让全家都呆了!

 

 

嫂子和大哥感情很好,他们都是老实巴交的乡下人,还有个4岁的侄女。

当初我哥出事时,我才大一,本来当时我准备收拾东西回家不读书了。我嫂子死活不同意,她非要我跪在我哥坟前发誓,“你是我们家唯一的大学生,一定要好好读书,不然你哥到了那边也不安生”。

 

 

我嫂子让我好好学习,家里一切有她,经过两次打击,我爸的身体已经有点不好了,我去学校的时候,嫂子塞给我一张卡。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上大学这几年,我嫂子是家里的顶梁柱,里里外外都是她在照应。

 

 

今年我毕业了,趁着我爸生日我回家了一趟,我爸当着老家几个叔叔的面,说以后我嫂子就是他女儿,他要给她找个上门女婿,愿意把家里的房子包括所有的东西给对方。我爸还说,如果我嫂子想改嫁,也是她的自由,就让我来养侄女。

当场本家亲戚指指点点,炸开了锅,有人说我爸老糊涂了。说我嫂子就是为了家里的房子,因为家里的房子快拆了,到时可以分两套房。

也有人说我爸做得对,让我听我爸的安排,我心里很矛盾,我也知道我嫂子对我家的好,可是让我养一个几岁的孩子,我的人生负担也有点大。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不过嫂子并没有说什么要改嫁的话,作为孩子的姑姑,我希望他能快乐健康的长大。

如果我嫂子要改嫁,我就带着侄子和爸爸一起生活了,反正家人比较重要,这事我的责任,你们觉得呢?

=====================================================================

这样的真实案例也十分的多,接下来就是发生在高唐县固河镇的事。 

 

高唐县固河镇大王村的云玉华,在不惑之年失去丈夫后,毅然独自担负起照料失明公公的重任,二十年如一日,精心照顾老人的生活,用儿媳妇的身份演绎著胜似儿子的真情。

走进云玉华的农家小院,她正在忙碌著给公公王家重换鞋子,说到儿媳妇,老人是交口称赞。王家重说:“世界上这样的儿媳妇少有,哪有啊,亏得她。”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云玉华今年65岁,1994年丈夫患有尿毒症去世。经受不住老年丧子的打击,婆婆撒手人寰,公公王家重双目失明,两个孩子都还小,全家的重担都压在了云玉华这个柔弱的女子身上。云玉华以坚强的毅力支撑起这个家,她白天下地劳作,晚上熬夜做全家人的针线鞋袜。

 

 

 

对待公公,她更是悉心照料,老人行动不便,吃饭、穿衣、上厕所,都需要云玉华伺候。被褥经常拆洗晾晒,衣服每星期换洗两次。老人住的卧室干净明亮没有任何异味。云玉华说:“我照顾我老父亲,每天早晨都给他沏鸡蛋,一年365天我不给他落,他牙口不好吧,还愿意吃水果,吃香蕉、吃苹果,他咬不动,我就给他蒸熟了。他生活方面呢,给他蒸鸡蛋糕啊,他爱吃西红柿炒鸡蛋,不是给他炒就给他蒸,反正经让他吃软和的。”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为了让老人不寂寞,云玉华给老人买了收音机,大街上有放电影或搞娱乐活动的,她就扶著老人、扛着椅子让老人出来听听,减少寂寞。老人遇到不开心的事就会发脾气,每到这时,她总是耐心说明,直到老人脸上有了笑容为止。

 

 

2008年4月,公公突患脑血栓,偏瘫在床,云玉华坚持一日三遍给老人按摩腿脚,翻身子,公公得了褥疮,她一遍又一遍地给老人擦洗,在她的精心照料下,老人终于康复。云玉华有时候给老人洗澡,老人觉得不好意思地掉泪,云玉华总说自己就是老人的儿子。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云玉华说:“俺老父亲有肠炎,他有时候拉肚子,我就给他洗,父亲觉得咱是个儿媳妇,他不好意思吧。我就说俺老父亲,您别拿着我当女人,你拿着我当你儿。我给俺老父亲说,你别哭,我肯定照顾地[您.好]好滴,您放心呗,咽最后那一口气也得笑着咽。我不嫌烦,我好好地照顾您。”

 

时光如梭,二十年过去了,云玉华的两个孩子也结婚成家,在她的带动下,儿孙们也特别孝顺,一家人幸福美满。如今,云玉华的公公已是87岁高龄,在她的精心照料下,身体硬朗,精神十足。云玉华说":付出的也挺好,各样不让他受了屈,我的儿子对他爷爷对我都很好,很孝顺。我觉得越过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