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公幫我蓋房子,我為他送午餐,聽到大伯哥對他說的話,心涼了!

我嫁給老公十年,十年前,老公娶我的時候,他哥哥也剛結婚沒兩年,為了給老大娶媳婦,幾乎把家裡都搜颳了個空。

我們的婚禮很寒酸,沒有新房,沒有新衣服,他來迎娶我穿的新郎裝,都是問朋友借的,辦完酒席衣服就還回去了。

大伯哥結婚時,家裡為他傾盡家財起了三眼磚窯,而我嫁過去以後,由於沒錢修房子,就跟公婆共住三眼土窯。

過了五年後,大嫂為了給孩子提供好些的學習環境,吵著讓大伯哥在縣城買房,否則就離婚。公婆東拼西湊了給了大伯哥十五萬,讓他在縣城分期付款買了樓房。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公公對大伯哥說,「這錢給了你家,那村子裡的房子就歸老么了!」

大伯哥很爽快地答應了。

我跟老公終於搬進了磚窯,一住又是五年。這五年老公自己帶起了工程隊,收入漸豐,公婆也一直覺得虧欠我們,所以在我們決定買房時,他們拿出了自己所有的積蓄。

但房價飛漲,縣城的房子已經翻四倍還多,一時買不起,但如果在鎮子裡買,又有些不甘心,也覺得沒必要。

 

我跟老公一商量就決定在自己的宅基地上再起個新房。

說幹就幹,老公自己當大工,拉了幾個朋友就開始打地基。公公也過來搭把手,充當小工。

房子修到一半,住在縣城甚少回村的大伯哥突然回來了。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本以為大伯哥是回來幫忙的,但我明顯感覺到他看到我們砌房子時,一臉的不高興。

這段時間,家裡砌新房,大家都是吃的由我掌廚的大鍋飯。由於大伯哥回來後不願意來我這邊吃飯,所以公婆也就在家自己煮飯。

這天中午,我做完飯,心想著給公婆和大伯哥送點過去,省的他們再生火做飯了。領著熱飯熱菜走到婆婆家門口時,聽到屋裡大伯哥跟公公吵架。

只聽公公說,「想都別想,以前家裡貼補的你還少嗎?給了娶媳婦,把家裡搜颳了個底朝天,給你在縣城買房又把家裡扒了一層皮,當初說好,給你買了縣城的房子,村子裡的房子歸老么。老么一直也沒受過你這個當哥哥的什麼照顧,現在聽說要拆遷了,你又要把房子要回去,哪有這樣的事!」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大伯哥嗓門也不小,「你給我娶媳婦,給我買房,說的好像沒給老么娶媳婦、修房子一樣!老么現在起的新房,你敢說你沒給貼補?現在他自己也有了房子了,我把我的房子拿回來怎麼了?有什麼錯?他們白住了這些年,已經算是便宜他們了……」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聽著他們左一句右一句的爭吵,我大概把事情聽了個大概,但心也涼了,對大伯哥的所作所為感覺齒冷。

原來,省裡規劃了一條高速公路途徑我們的村子,沿途的民居都在拆遷的範圍之內,大伯哥在縣城裡聽說消息,立馬就趕回了村裡,想把他住過的三眼磚窯要回去,好到時候拆遷的時候領補償款。

公公聽了很是氣憤,當即跟他吵起來了。

家裡的宅基地都是登記在公公名下的,只要他不鬆口,大伯哥是一分錢也拿不走的。

吵到最後,大伯哥看公公死活不肯吐口,就發狠說,「如果這房子不給我,以後你們需要人養老的時候,千萬別找我!」

聽到這話,公公直接把他趕出了家門。

我真心為大伯哥說的話,感覺心涼,也為公婆不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