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思議」這個詞,用在黃嘉琦身上往往有兩種截然相反的意義。

一種,是帶著驚奇羨慕色彩的不可思議;而另一種,則是毫無掩飾的鄙夷和嫌棄。

假如自我改變一定要有一個動因的話,那一定是千千萬萬個這樣「看異類」般的目光累積而成的。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就比如那位把她帶到體重器上的教練,眼看著指針劇烈的晃動,然後慢慢停在了一個能顛覆他職業生涯所有挑戰的數字上。

體重一旦過百,對於大多數女生來說,就會變成了一個不能說的秘密。而對於一個初中女生來說——210斤,意味著她即將成為全世界的異類。

嘉琦就是這樣一個異類。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嘉琦告訴我們,出生時她7.9斤,是個典型的巨嬰。難產的母親最後選擇剖腹產,坎坷的人生路也似乎冥冥中註定。

和大多數家庭一樣,一開始誰也沒有把小孩子的體重當回事。嘉琦把高中以前的自己歸為「肆無忌憚的」,垃圾食品飲料甜食不忌口,家族的肥胖基因變成了最好的借口,活生生把廣西人嬌小玲瓏的骨架撐成了巨人族。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為了講述她的故事,嘉琦搬出了她高中時期的黑歷史

正值青春年少,往往會放大自己的缺陷,體重問題把這種不安感擴大了幾倍。「胖女生往往會非常在意別人的眼光,會非常小心的做事和說話,但這並不能改變別人覺得我們胖的人是異類的看法。」

儘管已經記不清小時候的種種,但此時的嘉琦承認,自卑會變成一種感覺,在成長的每一步陰魂不散。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好在嘉琦多了一份韌勁,「胖女生普遍比較樂觀,特別是在身邊聽不見任何一點掌聲的時候。」早早認清彷徨無用,告別過去的強烈念頭越來越強烈。

高中三年是充實的,嘉琦不但開啟了學霸模式,而且在繁重的學業之餘,踏上了減肥的道路。「跑步、游泳、羽毛球……就連大象拔河都沒放過。」打雞血的狀態一直持續到高二,開始變著法子地減,「蘋果減肥法、喝減肥茶、節食……幾乎無所不用其極地想瘦。」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轉眼高中結束,嘉琦想象中的那個happyending始終沒有出現,反而是節食導致的胃病和高考失利的噩耗接踵而至。命運決定以一種粗暴至極的方式,敲醒那個想把凡事都盡善盡美的女孩。

復讀,是無奈之舉,也是否極泰來的心態轉變。

「不管生活給你多大的喜悅和打擊,只有決定接受,才會有機會改變。」嘉琦說。那時,她看書不再機械,懂得取捨;減肥也不再極端,正常吃喝。不知不覺回頭再看時,已經成功甩掉了50斤。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在嘉琦曾經囤積脂肪最多的腹部,留有一塊清晰的減肥紋,這是她大學期間堅持泡在健身房的結果。為了突破減肥瓶頸期,她去參加了減肥比賽,一個月內居然瘦了34斤。

嘗到健身減肥的甜頭,嘉琦更是一發不可收拾。每天「賴在」健身房不說,回到家還要惡補健身知識。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從210斤到110斤,只有在減肥藥廣告上才看得到的神奇經歷,變成了親朋好友開始健身的最好動力。而嘉琦也變成了健身顧問一般的存在。

當年那個被教練帶上體重器、抬不起頭的女孩,不僅換了一副皮囊,還換了一顆強大的心臟。面對健身房的套路,她開始有自己的思想。熟悉她的健身房習慣把「復胖」掛在嘴邊,她則學會不再盯著體重器,默默地把健身理論化,維持一個好習慣。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現在的嘉琦,依舊會害怕挫折,也免不了在意他人的目光。上跑步機前一定要記得深吸氣把肚子上的贅肉藏起來,是她常年混跡健身房的真理。

但她確實已經脫胎換骨。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健身是有魔力的。」嘉琦說。她和朋友辦自己的公眾號,熱衷於把自己的經歷分享給因肥胖迷茫的朋友,健身和考試兩不誤,拿獎學金旅遊。談到未來,嘉琦還計劃著考教練證,把健身這條道路繼續下去。

這個階段的嘉琦,比同齡人多了一份沉穩,儘管夢想很多,但不會太理想化。「挫折肯定是有的。還是會害怕,但決不會輕易放棄。」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後記:

嘉琦是我們的一名讀者,在8月8日全民健身日時向我們分享了她的故事,我們決定分享給更多的人。普通人的生活也不乏精彩的情節,如果你有故事,不妨也向我們分享分享。

(部分照片由受訪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