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我媽媽救活的孤兒,發達后只給了一袋饅頭,兩年之後我卻流淚謝他10萬

在上世紀70年代的尾巴上,農村的冬天格外的冷。張家村的打糖爺爺抱著剛出生的小孫孫嚎啕大哭。他命苦,中年喪妻,老年喪子,兒媳婦拼了命把遺腹子生下來,自己卻死於產後風。孩子正天真無邪的看著老人的淚眼,此時卻「嘩」一聲,厚重的門簾被掀開,刀似的寒風裹挾著一個壯實的農婦瑟縮了進來,她二十七八的年紀,因長期困苦的生活,看起來像三十多歲。

15306706197523.jpg

 

但貧窮沒有泯滅她的善良,相反,她滿眼同情。「造孽喲」,這個樸實的農婦掀起衣角擦眼淚:「他叔,說讓您把石頭抱過來,和我家小三子一起,您老咋忘了?」農婦說著,心疼的把小娃抱過來,小心翼翼的放在她如母親一般溫暖的胸懷裡疼愛著:「他叔,我抱去餵奶了」。門后的老者擦拭著眼淚:「大侄女,這,這多虧你啦,你一家子都是菩薩下凡……」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農婦動作熟練的哄著娃娃,抱回屋餵奶了。雖然吃不好穿不好,可這黃土地給了她寬廣的如母親一般的胸懷,年輕健壯的身體給了她母親般的力量和勇氣,兩個奶娃像狼崽子一樣吸吮著她的青春,她的生命,她疼得「嘶嘶」出聲,眉梢眼角卻是藏不住的笑意:兩個娃長大了。打糖爺爺去世的時候,叮囑跪在地上的孫子「要孝順張家阿媽阿爸!要好好待兄弟!」這才含笑而逝。

小三子和前頭的哥姐年紀差距大,反倒是和石頭更親厚。兩人都是腦袋靈光的好後生,自己出來單幹,生意都不錯。但區別在於石頭憨厚,是個本分工頭,而小三子則覺得好不容易來世間走一遭,不玩出個名堂來怎麼對得起這身皮囊?此時小三子的爹娘老了,石頭也不想老人操心,苦勸無效后,小三子就像脫韁野馬一般不受控制了。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人有點錢就膨脹,這話形容小三子一點也不過。他沉溺於來快錢,什麼「扎金花」,「鬥牛」,等他驚醒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輸了將近十萬,而那個時候十萬是一筆不菲的巨款!債主堵門要錢,他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過命兄弟——石頭。石頭果不其然罵了他一頓,隨後給他遞了一個鼓囊囊的黑塑料袋,小三子以為是錢,滿懷欣喜的打開,卻傻眼了——是幾個硬邦邦的饅頭!

15306706197671.jpg

 

石頭的話比饅頭還冷:賭債你自己解決!我頂多供你幾個饅頭。小三子被羞辱得滿臉通紅,破口大罵:好你個沒良心的東西!當年要不是我媽喂你奶,你早餓死了,有錢和我稱兄道弟,沒錢就給我來這手,算老子瞎了眼!一袋子饅頭被小三子狠狠扔在地上,踩碎后決然離去,卻沒有聽見背後石頭沉痛的嘆息。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話說小三子回去后,被刺激得雙目發紅,一門心思想著掙錢再登上人生巔峰,竟然把賭拋到腦後去了。他本來是賣水果的,之前賭博去了做事不厚道,砸了招牌,重新做人後才發覺誠信,人品,道德才是人一生最大的財富,他痛哭流涕,發誓痛改前非。這樣苦捱一段時間后,雖然不怎麼掙錢,但總算生意又有了起色。

石頭一次也沒來看過他。妻子慫恿他賣點貨給石頭下面的工人,被小三子怒罵了回去,他就是要爭口氣給石頭看看!叫你看不起我!而債主看著他這麼賣命,倒也不怎麼逼他了,小三子的生意越來越紅火,在那個沒網路的年代,居然有人老遠的過來下訂單。等小三子又有了點家底,石頭上門了。

小三子閉門不見,反倒是他媳婦眼中含淚,趕緊打開門:他大哥趕緊上座。小三子對媳婦怒目而視,媳婦毫無懼色瞪回去:「你以為那幫人心狠手辣,容得你欠這麼久?我告訴你,還不是你大哥背地裡周旋扛著?你以為咱家生意咋那麼好是看你的面子?你真以為我娘家有那麼多錢給你做本啊?」一連串的問題把小三子問懵了!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15306706201532.jpg

 

石頭苦笑一聲:「小三子,我是真拿你當過命兄弟!要是別的,你病了,殘了,別說借錢了,大哥養你都行!就是這賭不能沾呀。我一拿錢,你肯定就去翻本了,我拿錢就是害你!做大哥的,要想的深,想的遠,我慣你就是殺你啊!」石頭說著說著流淚了,小三子聞言如遭雷劈,他怎麼也想不到,他咬牙切齒罵了整整兩年的大哥,無言的守護了他這麼多!

媳婦拿了一袋錢出來,裡面是整整十萬:「這些年,大哥替你還了不少債,又介紹生意,還瞞著你借了不少錢給咱,這是天大的恩哪。咱們恩是恩,情是情,利是利,這些錢連本帶利請大哥務必收下。」小三子哽咽著跪在石頭面前:「哥……」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石頭欣慰的笑著,阻止了小三子的懺悔:「吃咱娘一口奶,永遠是咱娘,咱永世都是兄弟,是打斷骨頭連著筋的好兄弟!」兩個人流著眼淚,兩雙粗糙的大手緊緊的握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