窮女婿送岳父一袋米,岳父罵得他抬不起頭,岳母打開一看傻了

伍池斐是一個地地道道的農民,今年55歲,膝下有一兒一女。年輕時,他比較膽小,種了一輩子莊稼,然而老了,卻生出了雄心壯志,說不想就這樣平凡的過完後半生,要創業。

於是拿出了所有積蓄,再跟親戚鄰居借了些錢,建了個養豬場。

 

剛開始幾年確實賺了些錢,正想把借的錢先還上時,兒子說要結婚,要在城裡買房。不得已,為了早些抱上孫子,只好將錢拿去買了房。接著,女兒也結婚了,女兒的對象是一個修車的瘸小子,伍池斐當初堅決不同意這門親事,告誡女兒要是敢嫁給那個窮小子,以後就斷絕父女關係。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他本以為說出這樣的狠話,女兒就會服軟,可沒想到,女兒堅持說他人品好、勤勞,現在窮,但以後什麼都會有的。為此,父女倆大吵一架,誰也不理誰,最後,女兒還是寒酸的嫁了過去,沒有嫁妝,沒有親人的祝福,甚至連酒宴都沒辦。

之後幾年,每當過年過節女兒女婿登門時,伍池斐都會鐵青著臉將二人趕出家門,女兒每次開開心心的來,都是哭著回去。

俗話說,天有不測風雲,養豬本就有風險,今年豬瘟來襲,他養的豬病的病、死的死,眼看到手的錢全變成了泡沫,伍池斐雙眼一黑,也跟著病倒了。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親戚鄰居聽聞此事,紛紛上門要債。伍池斐前幾年創業時欠的錢只還了一小部分,不是他沒錢還,而是掙的錢都被敗家兒子拿去了。他著急的給兒子打電話,兒子卻說:「爸,我沒錢啊,你也知道這幾年我都在旅遊,又輸了些錢,現在我也窮啊。」

伍池斐急道:「你去年不是買了一輛車嗎,把車賣了……」

話未完,兒子就掛斷了電話,關機了。伍池斐氣得劇烈咳嗽起來,卻在這時,院門外接二連三的響起敲門聲。伍池斐止住咳,高興地對老伴說:「一定是兒子回家了,快,扶我起來去開門。」

在老伴的攙扶下,伍池斐剛走出屋,就聽見院門外傳來女婿的聲音,「爸,開門吧,我來看您了。」

聽見是女婿的聲音,伍池斐頓時惱羞成怒,「你來做什麼,來看我笑話嗎?滾,我不需要你同情。」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女婿田霽昇說:「爸,我來給你送米。」

 

伍池斐冷笑:「別叫我爸,我跟你沒有任何關係,再說誰稀罕你那一袋米,我還不至於窮到連飯都吃不起的地步。死瘸子,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恨你,我女兒本來可以嫁個有錢人,卻毀在你這顆毒瘤手上……」

伍池斐越罵越難聽,將兒子敗家的怒氣全都轉移到窮女婿身上,罵得他抬不起頭。良久,他罵累了,田霽昇才長嘆了一聲,說:「爸,這袋米是我欠你的,不管你要不要我都得給,既然你不開門,那我就扔進來了哈。」

隨後,女婿田霽昇吃力的爬上圍牆,將米扔下后,避開岳父兇惡的眼神,對岳母說:「媽,當年我爺爺就是用一袋米娶的我奶奶,所以在我們家,一袋米就成了娶妻的習俗,當年我沒有,希望現在補上還不算晚。」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伍池斐嘲笑道:「你的意思是一袋米就是彩禮,虧你想得出,趕緊給我滾!」

見岳父滿眼怒火,田霽昇著急的對岳母說:「媽,你把米袋打開看看,我怕我走之後,爸會將它扔掉。」

岳母見女婿一臉懇求,便將口袋上的繩子給解開了,打開一看,頓時傻了。 岳母驚呼:「老頭子,這……這裡面有錢……」

看見這幕,田霽昇心裡的石頭總算落了下來,他小心翼翼的跳下圍牆,站在門外,說:「爸、媽,這口袋裡是一半米、一半錢,寓意有吃有花,也證明我現在有能力讓茜兒衣食無憂了。」

在短暫的愣神中,岳父岳母急忙打開院門,卻只看見那個落寞的背影慢慢消失在路的盡頭。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猶豫良久,伍池斐才打電話給女兒,女兒說:「爸,這幾年,你對我們不聞不問,其實我們現在已經有好幾家修理店了呢,我們共同努力賺的錢,用得也踏實,為何你還讓我嫁給有錢人,想讓我不勞而獲呢?」

伍池斐低著頭站在院門口,沉默許久,才感嘆道:「你的選擇是對的,閨女,有時間了就帶霽昇一起回家吃頓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