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你回家吃飯的人,一定要深交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1.

 

昨天,一個經常聯系的朋友請我去他家吃飯,雖然手頭還有點工作,但我二話不說就答應了,然後也捎上了我的女朋友。

 

我女朋友揶揄我:「真不害臊,人家一請客就屁顛屁顛地趕過去。」

 

我笑著回說:「人家請你吃飯,是認可你。同樣的,你接受了這份邀請,也是回敬了這份認可。」

 

女朋友不以為意地說:「不就是請吃一頓飯,哪有那麼多道理。」

 

我揉了一下她頭發說:

 

你叩心自問一下,倘若把你全部的朋友都挑出來,逐個去瞧。然後給出一個命題『哪些朋友是你發自內心地會請他們回家吃飯?』是不是就篩掉一大片,只剩寥寥幾個了。」

 

女朋友聽完我的話,支著腦袋思索了一下說:「似乎也是那麼一回事。」

 

朋友分三六九等,相處方式也各有不同。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初次見面的朋友,也許紅酒西餐,言談舉止盡顯矜持;熟一點的朋友則在大排檔大口喝酒大口吃肉,或者勾肩搭背吃著手抓餅;但倘若請你回家吃飯的人,無論你們關系如何,他已經從心底完全認可你。

 

巴爾紮克曾在《夏倍上校》如此寫到:

 

一個人所能表達的真情實意往往是不完全的,真情決不顯露在外面,只讓你揣摩到內在的意義。

 

家是什麼?家是一個人最私密的地方。幸福又是什麼?是回家後飯桌上一粥一菜的溫暖。

 

倘若一個人可以跟你分享這一切,不外乎他對你完全敞開了自己的世界,這是對你毫無保留地信任,也是對你們之間感情最真摯地認可。

 

對方請你回家吃飯,介紹家人給你認識,把他的生活習慣和最本真的樣子赤裸裸地擺在你眼前,世上還有比這更為直接更為珍貴的表達方式嗎?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2.

 

我記得在讀大學,一次大二臨暑假的時候,我跟我爸爸打電話聊天,隨口提到了一件事。

 

最好的哥們A邀請我放假去他家作客,他家是在山西。

 

但是一放假,我就急不可耐地想回家,所以就拒絕了這事。

 

本來這件事只是捎帶而過,沒想到我爸爸倒是很認真地問了起來。他問我跟這個朋友關系如何,這個朋友為人怎麼樣。

 

我略帶疑惑,不過如實回答了。我跟A的關系好得沒話說,順便大大誇了A既仗義,學習又好。

 

我爸爸聽完二話不說把機票的錢都打了過來,然後跟我說:「急著回家幹嘛,去你同學家玩玩。」

 

我一下子傻眼了,支吾了好久也不知道怎麼去回應我爸爸。

 

我爸爸主動開口語重心長地說:「你想一想,能邀請你回家吃飯的人,是得多看重你們之間的感情,大學就那麼四年,多少朋友都是天南地北的,你又有多少機會可以被朋友這樣邀請。」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聽取了爸爸的意見,然後改變主意去跟A說要跟他回家吃香的喝辣的。

 

當我說完,「真的嘛!?」A猛地回頭喊道。

 

我從中聽到了欣喜之意。

 

我爸爸在那天晚上發了一條信息給我:請你吃飯是社交,請你回家吃飯是感情。兩者一詞之差卻是天差地別,前者你可以視情況拒絕,後者要盡量答應。

 

我深以為然,然後等到下一次放假的時候,我不容分說地硬是拽著A回家裡作客。

 

畢竟他已在我們這段友情中傾情出演,我怎能只客串走個過場。

 

現在大學畢業幾年了,我們有時好久嘮嗑一次,時不時電話聊著,我們就會不約而同冒出一句「啥時候再來我家吃飯,我媽有時還念叨著你呢」,我們從不擔心我們會因為兩地之遠,時間之長而關系疏忽。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因為我們都知道對方在自己的世界占據何等位置,我們對彼此的友情深信不疑,就算分別經年,也是一見如故。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3.

 

大學畢業後,我留在了其它城市工作。

 

前年春節的時候,因為有一些事耽擱了,得在春節過後才能回家。

 

「獨在異鄉為異客,每逢佳節倍思親」,這裡面的悵然和孤獨真的只有在外地漂泊的人才能深刻明了。

 

除夕的那天,街上的小吃店都已關門,我在冷風中裹緊衣服,買了一些泡麵和火鍋料打算自己在宿舍里起一個灶隨便吃一下。

 

正當我顧影自憐的時候,同事林智打了一個電話過來,打招呼讓我去他家吃飯。林智是公司里我相對聊得來的朋友,但是很少正兒八經地吃個飯。

 

其實在還沒到春節那天,林智知道我春節要留下來,就已經提前打招呼說,讓我除夕春節去他家吃飯,那時我沒當回事,以為是林智隨口一說。

 

沒想到林智還真的放在心上了,我本要婉拒他的邀請,畢竟除夕春節家庭大團圓的,不好意思去湊熱鬧。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然而林智也不待我回話,就直接掛掉電話,風風火火地開車過來載我,拉著我去他家。

 

等去他家,他在廚房忙的時候,我也搭了一把手,一起忙得不亦樂乎,在飯桌上一邊咀嚼著香噴噴的飯菜,一邊跟他們一家人有說有笑的。

 

我本以為這個春節再鬧騰的氣氛也與我無關,再旖旎的風光也不是滋味。

 

但因為朋友的一頓飯的邀請,如同冬日裡熱烘烘的烤爐,如同冷雨中飛燕盼歸的暖巢,讓我倍感溫暖和感動。

 

我漸漸明白了,有人請你回家吃飯,並不是因為你們彼此的熟稔程度,而是他對你的認可程度。當他可以說出這一句話時,你已經在他的心中佔有一席之地。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4.

 

三毛說:「朋友這種關系,最美在於錦上添花;最可貴,貴在雪中送炭。」

 

但如果要論朋友之間最能體現朋友親近程度的話,大抵還是一頓家宴的盛情。

 

……………………………………

擇菜、洗菜、剁肉、打魚鱗……

 

煲個排骨湯,旺火煮沸,小火烹煮,再用中火沸騰,反反複複折騰四五個小時。

 

來一個清蒸鱸魚,先鹽和料酒醃漬,再切段香蔥,切片生薑,鍋蒸十分鐘,最後淋上熱油。

……………………………………

 

如此林林總總,一頓飯菜稱得上是認可對方最高級的儀式了。

 

如果是自己掌廚,自然是最好;如果是家人代廚亦是一番心意。

 

人生在世,知己二三,求得一知心朋友不容易,倘若他人熱情地邀請你回家吃飯,你應深知他已經接納你,而你自當去珍惜這份感情。

 

同樣如此,如果你是我所認可的朋友,我也會說:「走,來我家吃個飯,咱們小酌一下。」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這是我對表達我們之間感情最大的敬意。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來源:十點讀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