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相关公司【首脑的薪酬】大公开!

政府相关公司【首脑的薪酬】大公开!

政府相关公司(GLC)首脑的薪酬将受调整和合理化,经济学家姚金龙认同这项检讨,首先丰厚的薪酬是否与表现相符,其次是组织里上下层薪酬极大悬殊需受正视。

(吉隆坡23日讯)政府相关公司(GLC)首脑的薪酬将受调整和合理化,经济学家姚金龙认同这项检讨,首先丰厚的薪酬是否与表现相符,其次是组织里上下层薪酬极大悬殊需受正视。

根据《星报》报道,以敦达因为首的精英顾问团早前会晤各政府相关公司首脑获取薪酬详情,随后很多首脑相继离职。

姚金龙认为,目前是适当检讨有关首脑薪酬时候,这是深化体制与结构改革的部份努力,检讨与调整后寄望可有更公平薪资结构,占大多数的中阶管理层与支援职员薪资不再受压。

不管是政府相关或不相关公司,首席执行员所作的营运决定影响商业大方向乃至公司盈亏表和员工士气。

GLC具有政府的光环,且可获廉价融资等多项竞争优势;私企首脑一般都持有具影响力股权,并从良好营运让股价增值获利,因此需更有企业精神。

小股东监督机构首席执行员迪瓦尼申说,GLC首脑一般持股无足轻重,即使公司亏损首脑所蒙损失不大,最终蒙受不利者是GLC和小股东。

他说,国内GLC首脑薪酬与新加坡相比尚不足,但与中国最大国营银行的中国工商银行相比,该行2017年付3900万令吉税前薪酬,同年赚456亿美元(约1820亿令吉)。

亚洲策略与领导研究院(ASLI)的拉蒙纳瓦勒南指出,GLC已使土著在企业更有信心,新政府应让GLC更少保护主义和垄断。